U型枕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U型枕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两融检查着眼信用风险小额质押融资纳入监管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02:39:53 阅读: 来源:U型枕厂家

两融检查着眼信用风险 小额质押融资纳入监管

券商的“第二季”的两融检查正在进行。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查了解到,浙商证券、开源证券、华融证券等46家券商成为了此次监管层业务检查的对象。

而此次检查除传统两融外,还涉及其他资本中介业务。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华东一家中型券商人士处了解到,此次监管层的检查范围除了融资融券业务外,还包括股票质押式回购、约定式回购以及股票收益权互换融资等资本中介业务。

与此前市场猜测不同,在业内人士看来,针对前述业务的检查,意味着监管层风险监管的着眼点主要在券商自有资金的信用风险,而非融资盘过大背后的市场风险。

前述券商人士亦指出,此次检查中,部分上一轮未被检查的券商已通过当地证监局的自查,因此其实际暴露的问题可能相对有限。

值得一提的是,与两融检查同时到来的,是市场交易和两融开户情况的变化。交易所数据显示,截至2月4日融资融券余额已达11327.26亿元,其中融资买入额达11267.01亿元,这一数据已创出历史新高。

另一方面,在准入门槛提升的压力下,新增两融开户数的增速明显下降。中国证券金融股份有限公司的数据显示,今年1月份信用账户增量为28.3万户,环比下降60.56%。而第二轮两融检查的开展,也可能会对市场带来新的变化。

46家券商业务“受检”

与上一轮的两融检查不同,此次检查的主要范围集中在中小券商。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华东一家券商营业部负责人处获悉,新一轮两融检查的对象包括浙商证券、华融证券、中金公司在内等46家券商。

其中,被检查的业务所在地位于北京、深圳两地的占比较多,其次集中在上海、江苏,而广东、浙江、湖南等地亦有不少于2家券商成为检查对象。

不过,亦有如国信证券、华泰证券等大型券商进入了此轮检查的范围。

除此之外,上一轮接受检查的部分大型券商的旗下公司也成为该轮检查目标。

例如在上一轮两融检查中遭到处罚的中信证券旗下的中信证券(浙江)和中信万通证券便是此轮的检查对象;而已被整合为申万宏源的原宏源证券部分亦成为检查目标。

在检查内容上,此轮检查的所涉事项也较为全面。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一位接近两融检查现场人士处了解到,主要事项集中在客户的合格性、平仓的合规性以及合约的明确性等方面。

“要检查的问题许多,比如19号以后,券商有没有向(资产)低于50万的投资者提供两融,办理业务前是否有足够的风险揭示。”前述接近两融检查人士表示,“再比如是否有券商存在担保挪用或者按照约定平仓等问题。”

“现场检查一般是调查档案,抽查开户资料,看规章内控等等。”前述华东券商人士表示,“在平仓等问题上,会有平仓记录和追加保证金记录,逾期记录也会有,这些都是检查的范围。”

值得一提的是,券商为客户操纵市场提供融资便利等情况也成为检查内容之一。“这种情况比较少,而且市场操纵中,券商是否有责任也需要一个清晰的界定。”前述券商人士坦言。

而在前述接近两融检查现场人士看来,和上一轮检查相比,此次检查中可能发现的问题相对有限,这与部分券商此前已完成自查有关。

“我们这还没发现特别多的问题,像之前存在比较多的逾期,也没有发现。”前述接近现场人士透露,“大部分券商如果在上一轮没被检查过,那么应该也在当地证监局进行过自查,一些违规操作可能被提前清理了,所以这次发现的问题也不是太多。”

非两融类业务

亦成检查范围

值得一提的是,除传统两融业务外,股票质押式回购、约定式购汇以及股票收益权互换融资业务亦在检查范围之中。

“这部分业务也属于资本中介业务,对券商的资本金构成消耗。”北京一家中型券商非银金融研究员认为,“最早这个业务主要针对大客户,两融门槛重新回到50万之后,部分融资渠道正在从两融向其他渠道转移。”

事实上,自1月19日后,有关两融信用账户开户提至“金融资产不低于50万元”门槛的规定被重新执行后,部分券商正以小额质押式回购融资等方式吸引中小融资型客户入场,而目前对该类业务,监管层并未规定具体门槛。

据21世纪经济报道此前的调查,目前已有国信证券、东兴证券、中山证券等券商均曾开展此类业务,而投资者的准入门槛最低可至5000元,而在该业务广泛开展后,其规模也不断提高。

Wind数据显示,1034家上市公司2014年内的累计质押股份达1172.03亿股,总质押市值约1.28万亿元。

另一项需要关注的是此次被查的股票收益权互换业务,该业务与两融区别更大,其资金用途较多集中于法人客户的实业融资上。

“我们之前做过股票收益权互换业务,其实和股票质押融资类似,就是把质押关系用收益互换和回购来替代,这样操作的灵活性更高。”江苏一家大型券商营业部人士表示,“一般来说,大型客户比较适合用这种方式来融资,成本和同类贷款差不多,有时还需追加其他增信。”

而在分析人士看来,监管层对前述非两融类融资业务的检查,也意味着,非交易用途类的融资业务风险也正被监管层所重视。

“两融是比较稳定的,风险集中度分散化,是券商融资业务中资产占比加大的一块。大额质押式回购或股票收益权互换这种业务,往往是纯融资类业务,不会被限制资金用途,类似于银行信贷。”前述非银金融研究员表示。

而此次监管范围所透露出的信号,或与此前监管层所发出的“两融检查并非打压股市”的表态相一致;1·19大跌当晚,证监会新闻发言人邓舸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两融检查为打压股市的说法与事实不符。”

“这说明监管层对风险的监管着眼点仍然在券商各类融资业务开展中的信用风险,而不是市场融资盘过高所产生的市场风险。”前述研究员认为。

湖南水库铸铁镶铜闸门

四川开关价格

江苏天然紫水晶手链价格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