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型枕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U型枕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河南警方涉伤情鉴定造假致错案访民紧盯官员私生活鸣冤《资讯》

发布时间:2020-11-19 13:13:14 阅读: 来源:U型枕厂家

销户事件牵出多起伤情鉴定涉嫌造假。去年4月,一则“居民多次举报派出所长户口被销”的新闻引发强烈关注,事件最终以3名涉事警员受到处分,鹿邑县公安局副局长被诫勉谈话收场。而引发举报的前因,则是伤情鉴定作假。

2004年至今,河南鹿邑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室出具的多份伤情鉴定被发现问题,当地纪委监察局调查证明其中一份系用旧伤作假炮制。小企业主肖建鹏、乡村医生吴浩、农民张小艳、小职员田涛、农民徐伟等人质疑,鹿邑警方涉嫌利用造假病历作出错误的伤情鉴定,导致冲突事件中的受害者一方,变成了犯罪嫌疑人。

涉嫌造假的伤情鉴定出炉之后,当事人紧随而来的“待遇”是被网上追逃、注销户口、判刑坐监……有些错案甚至一错再错。

由于不满当地司法纠错迟缓或不够彻底,这些四处申诉的访民们转而利用各种电子设备,紧紧盯住公、检、法官员的私生活,期待以此推动冤案昭雪。

由鹿邑警方出具的虚假伤情鉴定开始,肖建鹏、曹露夫妇先后遭遇了被网上追逃、注销户口、清晨遇袭、办公室庭审等非常事件。

警方的调查报告显示,鹿邑城郊派出所和法医在肖建鹏一案中,为刘海涛出具了虚假伤情鉴定,导致肖建鹏遭到网上追逃、注销户口等不公待遇,鹿邑县纪委介入后,警方撤销了此前的错误伤情鉴定。

警方的调查报告

虚假伤情

2010年,原籍江西的肖建鹏,与河南鹿邑当地人刘海强等人合伙在鹿邑县城西关常湖洞村,开设了一家名为“展鹏汽车”的公司。该区域的辖区派出所,为鹿邑县城郊派出所。

肖建鹏与刘海强等人的合作逐渐不畅。鹿邑县公安局的调查情况显示,2012年9月10日,股东刘海强之弟刘海涛,将汽修厂的大门锁上。2012年9月13日上午,肖建鹏将锁砸开。

当日下午,刘海涛率一帮人,进入“展鹏汽车”公司与肖建鹏产生争执和冲突。警方调查情况显示,刘海涛方和肖建鹏方均有受伤。肖建鹏叙述,由于对方人多,妻子曹露和岳母罗秀荣受伤,对方无伤。

冲突中,肖建鹏方拨打“110”。不久,鹿邑县城郊派出所民警侯程涛接警赶到,他用DV拍了在场所有人,当时的刘海涛并无明显伤情。

次日,肖妻曹露到城郊派出所做笔录时被民警侯程涛告知,肖建鹏一只脚已经踏入牢房,要做好巨额赔偿刘海涛的心理准备。原因是,派出所已经委托鹿邑县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室为双方做伤情鉴定,刘海涛自称鼻骨骨折。

2012年10月17日,城郊派出所收到鹿邑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室下达的伤情鉴定,刘海涛鼻骨骨折为轻伤,当日立案。11月16日,鹿邑警方对肖建鹏办理刑拘手续并网上追逃。

“明明我们被他打了,怎么变成了我打他”?肖建鹏感到惊诧,他边逃亡边向各级纪委和警方写信反映。

肖的上告,获鹿邑县纪委监察局介入调查。监察局干部张祥林随后前往鹿邑县真源医院调出CT片子,查明刘海涛的鼻骨伤,实际是2011年与另外一人打架造成,鹿邑警方法医赵杰作出的伤情鉴定,系用旧伤作假,炮制出轻伤鉴定,错误明显。

鹿邑纪委监察局纠错之后,2012年11月19日,鹿邑警方撤销对刘海涛的伤情鉴定报告,同时撤案并撤回对肖建鹏的刑拘手续。

12月19日,鹿邑县监察局向鹿邑县公安局建议,处分民警侯程涛和法医赵杰等人。鹿邑县监察局干部张祥林称,鹿邑县公安局未予理会。

卖房纠纷

肖妻曹露称,他们一家人的不断上告,引起警方反弹。2013年1月,城郊派出所所长王枫曾到他家小区门口,“说要销掉我丈夫的户口,看你户口被注销了怎么告。”

监察局的介入并未约束住警员,城郊派出所的部分警员随后深度介入肖建鹏与刘海强的经济纠纷,要求肖建鹏将土地、厂房和生产设备转让给刘海强。

一份由王枫签名见证的合同文本显示,2013年6月,在肖建鹏和刘海强的房屋买卖合同上,城郊派出所所长王枫等4名民警,主动为肖和刘的房屋转让合同进行见证,王枫甚至直接手写修改合同上的条款。

肖建鹏认为,这份由王枫主导签订的合同,导致他的房屋低于市场价上百万元。他一度怀疑所长王枫“想要我的房子”。

肖建鹏称,由于心中阴影未消,他只好同意派出所警员的卖房建议。

但合同签下后,肖建鹏越想越窝火:凭什么刘海强的弟弟殴打他人、制造假伤之后什么事也没有,而自己被打之后还被警方通缉,到了房屋买卖阶段,警方还要为对方站台。

肖建鹏和妻子曹露继续向多部门反映,要求上级部门严惩民警王枫、侯程涛、法医赵杰等人。肖建鹏和曹露认为:“他们一定拿了刘海强的钱”。

与此同时,刘家和肖家的矛盾进一步升级,2013年10月3日上午,刘海涛指挥人员将汽修厂内的配件进行变卖。当日上午9点54分,肖建鹏开始拨打110报警,但直到刘海涛指挥人将所有配件运走完毕,城郊派出所对肖建鹏30分钟内的4次报警均无动于衷。

肖建鹏夫妇随后怒告鹿邑县公安局有警不出严重渎职,鹿邑县监察局干部张祥林再次介入调查。

令张祥林感到错愕的是,当班民警侯程涛向监察局出示的出警记录南辕北辙,肖建鹏3日上午报警,侯程涛于10月2日0时0分出警,肖建鹏报警地点是鹿邑县城西关,而侯程涛的出警地点却是鹿邑县北关。

对警方的不信任,使肖建鹏和曹露转向网络求助。

2013年下半年,微博认证为“专栏作家、媒体人”的冒安林赶赴鹿邑取证。

2013年9月,冒安林向河南省公安厅实名举报王枫等民警,随后河南省公安厅成立调查小组,鹿邑县公安局党委对城郊派出所民警王枫、侯程涛、郭金彪、法医赵杰4人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销户事件

乌龙远未结束,2014年初,曹露返回老家所在地的试量镇派出所,准备为儿子改名。当她看到一家人的户籍信息后,大吃一惊,户主肖建鹏竟然生生从系统里消失了。

鹿邑县试量派出所开具的注销证明显示,肖建鹏的户口2013年1月25日被注销,变动原因为“其他”。就这样,在鹿邑生活了近二十年的肖建鹏,失去了所有户籍,成了这个世界上不存在的人。

巧合的是,户口被注销的时间,正是肖建鹏一家人第二次去周口纪委状告城郊派出所和鹿邑公安局的日子。他和妻子此前对王枫的话没有放在心上,“我觉得他胆子不会那么大,直到我看到(户口注销证明)。”

曹露称,面对质疑,试量派出所民警的回复是“刘政副局长安排的”。

2014年4月底,经南都曝光,河南省警方与江西警方协调,在肖建鹏的原籍地江西为其重新登记入户。

销户事件,以鹿邑县纪委对涉事警员进行处分收场。其中试量派出所户籍民警李高立调查不细致,工作不负责,被给予行政记大过处分;试量派出所时任户籍民警陈景华在注销“肖建鹏”户口后没有及时告知当事人,被给予行政记过处分;试量派出所所长姜玺龙、鹿邑县公安局主管治安工作的副局长刘政存在审核把关不严的问题,姜玺龙被行政警告处分,鹿邑县公安局副局长刘政被诫勉谈话。警方同时认为,鹿邑县公安局城郊派出所王枫从未在试量派出所工作过,其与“肖建鹏”户口被注销无直接关系。

清晨遭袭

2014年12月31日清晨5点多钟,曹露将读初三的女儿送到学校后返家。当她走到所住小区的红绿灯路口附近时,一辆停在路边的无牌汽车上突然冲下4名男子,有人持刀有人拿棍,很快将其殴倒在地,有人边打边喊“让你还告派出所”。

看见主人被打,曹露所养的小狗绕着她狂吠,行凶歹徒迅速返回没有熄火的车内,没有下车的司机快速加油逃离。

这次遇袭,造成曹露右手手臂粉碎性骨折,右脚断裂,目前该案仍未告破。警方接警后称,当天早晨事发路段的视频监控坏了。

办公室庭审

2013年10月,刘海强向法院起诉肖建鹏,要求取消与肖的房屋转让合同,并索要双倍违约补偿。

2015年4月17日,周口中院对刘海强起诉肖建鹏案进行庭审。肖建鹏回忆,4月17日上午,他与原告刘海强等人,在周口市中院第十三审判庭等待庭审。没多久,审判员张海涛在原告、被告均到场的情况下,空着闲置的审判庭不用,叫双方当事人和代理律师进入他自己的办公室,进行了一场没有书记员、没有审判长的庭审。

本案原、被告的代理律师,均为河南省大象律师事务所的律师,但在(2015)周民终字第375号判决书中,原告刘海强代理律师丁广垠却不见了踪影,仅显示在庭审中并无发言权的自然人白玉杰。庭审笔录中,到场的肖建鹏却被记录成了“未到庭”。

有审判庭却不用、原告律师在判决书上消失、被告人到庭被写成不到庭……一系列程序上的谬误,令肖建鹏对法院的判决公正性产生了质疑。

5月25日,周口中院法官张海涛亲口向南都记者承认,整个庭审确实出现了一些错误,会进行纠正。当天他还告诉肖建鹏和曹露,他将去和鹿邑县公安局沟通,对该案进行改判或者调解。

一错再错

肖建鹏曹露夫妇的遭遇,在鹿邑县不是偶发现象。从2004年至今,鹿邑县出现了多份有问题的伤情鉴定,这些鉴定的出炉手法几乎完全一致:冲突双方中伤情较轻甚至无伤的一方,拿到部分医院的不实病历后,由鹿邑县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室的法医,根据不实病历,作出轻伤以上的伤情鉴定。

这些错漏频出的伤情鉴定,对众多当事人的伤害无可置喙。历经11年抗争的鹿邑乡村医生吴浩一家,从2004年开始,偏离了生活常态。

2004年11月13日傍晚,因诊所遭窃,乡村医生吴浩站在赵村乡的自家门口叫骂。11月14日中午12时左右,同村人吴守领认为遭到吴浩污蔑,和亲友跑到吴浩家中争执,冲突中双方均有受伤,其中吴浩的妻子张小艳右眼遭到重击。次日,吴守领再次带人上门与吴浩家继续冲突,吴浩家的家具部分损毁。

吴浩称,在冲突中,他为了保护家庭,在进行反击的同时,也迅速报了警。但接处警的赵村派出所,未进行认真调查和出具伤情鉴定委托,一直要求矛盾不可调和的双方进行调解。

2005年4月,鹿邑县公安局法医苏万力、马海燕、赵杰出具了一份吴守领的伤情鉴定,该鉴定称吴守领身上的伤构成轻伤。吴浩称,这份鉴定最初竟然以吴守领小时候进行阑尾炎手术的刀口为鉴定依据,且没有任何病历。

记者获取的鉴定版本,损伤检验的时间为2004年11月18日。但在警方对吴守领的一份询问笔录中,吴守领进行伤情鉴定的时间却是2004年11月19日。

2005年8月,右眼受到重创的张小艳也被鉴定为轻伤。吴浩一家对吴守领和张小艳的伤情鉴定均不认可。吴浩和张小艳开始了持续至今的上访。

2008年8月,张小艳失明的右眼,被新的司法鉴定机构鉴定为重伤。

2009年10月2日,张小艳被鹿邑警方以涉嫌敲诈勒索逮捕。

判决书显示,检方对张小艳的指控,起初是称其敲诈勒索赵村派出所所长杨鹿鸣,但庭审期间因杨鹿鸣涉黑涉毒被抓,最后改由鹿邑县公安局副局长刘政指控张小艳敲诈勒索5000元。该案最后由鹿邑县、周口市两级法院判处张小艳有期徒刑三年。

妻子被判刑后,忙于上访的吴浩疏于对4个子女的看护。2010年二三月份,吴浩12岁的大女儿在上学途中被车撞断腿。

2010年8月9日,因不断上访,吴浩被周口市劳动教养委员会决定劳动教养一年。

吴浩被劳动教养之后,其无人看护的6岁小女儿被警方送往周口市儿童福利机构,至今未归。

2012年4月,鹿邑县公、检、法对张小艳敲诈勒索案进行纠错,4月30日张小艳被无罪释放。2015年3月,经过鹿邑县、周口市、河南省各级法院赔偿委员会的裁定,张小艳共计获得20多万元的国家赔偿,司法机关对错误判决进行了道歉。

虽然错案获得了纠正,但起初无中生有指控张小艳敲诈勒索的赵村派出所所长杨鹿鸣、鹿邑县公安局副局长刘政,却未受任何处罚。

2013年7月4日,对吴浩的非法劳动教养也得到纠正,鹿邑县公安局同意撤销吴浩的劳动教养决定。

吴浩认为,虽然针对他和张小艳本身的错误判决得到了纠正,但造成张小艳右眼重伤以致失明的吴守领迄今仍未归案,加上公检法系统尚无人为他们夫妻被错判及非法劳教承担责任,所以他目前的生活重心依然是“还要告下去”。

撤案之前

2013年9月30日下午,鹿邑居民田涛与邻居王记法发生争执,田涛挥拳打了王记法头部。

田涛妻子贾玉梅称,报警后,她与家人将王继法送往鹿邑县真源医院检查,按照他的要求对鼻梁骨等进行了检查。第一天并没有查出异常。次日下午,法医赵杰带王记法直接到真源医院CT室进行拍片,显示鼻梁骨骨折。半个多月后,王记法在周口市另外一家医院的CT片子显示,他的鼻梁骨粉碎性骨折。

2013年10月中旬,贾玉梅被叫到城郊乡派出所做笔录,被警方告知王记法伤情鉴定为轻伤,他向田涛索要50万元赔偿。2013年11月,鹿邑警方对田涛进行网上追逃。

贾玉梅见事态严重,找到法医赵杰质问,赵杰回复称鉴定都是根据医院的CT片子。贾玉梅找到真源医院,询问为什么第一天的CT没有鼻梁骨折,第二天的CT就拍出了骨折,真源医院则无法解释第一天和第二天的CT片子前后矛盾。

遭到网上追逃后,原本在乡镇政府上班的田涛,逃往深圳躲在一建筑工地里长达一年多。在贾玉梅的持续上告中,2015年1月5日,鹿邑警方“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一条之规定”,对“王记法被伤害案”作出撤案处理。

非常手段

因不服警方的伤情鉴定及后续的错判,小企业主肖建鹏、乡村医生吴浩、农民张小艳、小职员田涛等人,先后走上了四处申诉的道路。迄今为止,鹿邑警方的部分假伤情鉴定得到纠正,但仍有部分伤情鉴定无法令当事人信服。

申诉无力之后,有人大量转发论坛上的某民警“涉嫌聚众3p”图文;有人在局长办公室,录下“再告抓你”的录音;在市井司法掮客面前,有人录下“拿钱给××法官”;在检察长办公室,有人拍下企业和个人送给领导的鼎和花瓶;在司法机关大门口,有人拿着手机等候抓拍领导开无牌车……

他们试图通过这些非正常手段为自己增加鸣冤的砝码。如果官员不从,就“把他们撂倒”。

光伏配件价格

螺钉价格

船用五金配件

连接件价格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