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型枕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U型枕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外滩画报作为生活方式的IPTV

发布时间:2020-02-11 03:32:04 阅读: 来源:U型枕厂家

也许每个人都有过这样的经历:在无聊的时候,惟一能做的事就是拿着电视遥控器从这个台按到那个台,将四五十个频道一遍一遍地翻按。

那些你想看的节目总是在你没有空闲时间的时候播出,而等你有空的时候,总是没有好节目可看。

现在,这些问题都被解决了,IPTV就是那个解决者。

谁是IPTV

目前,中国的大部分城市里都普及了有线电视。有线电视最致命的一个缺点就是它仍然是单向广播,定时、分频道地播出,这限制了节目的个性化,也限制了观众与服务提供商之间的互动。观众不能在自己最需要的时候看到合适的电视节目,而电视服务的提供商也有大量的资源被白白浪费掉。很多观众甚至不得不为了电视的播出时间限制而改变自己的作息时间。

“我们遵守有规律的生活节奏,不是因为我们总是在20:59分结束晚餐,而是因为电视节目再过一分钟就要开始了。”“互联网教父”尼葛洛庞帝在他那本名著——《数字化生存》写道。

在尼葛洛庞帝眼中,“数字化生存”应该是这样的:

“6点钟的晚间新闻不仅能在你需要的时候传送给你,而且也能专门为你编辑,并且让你随意获取。如果你想在晚上8点17分观看汉弗莱·鲍嘉的老电影,电话公司通过双绞线,就可以提供你想要的节目。最终,当你观赏棒球比赛的时候,你可以选择从球场观众席中的任何位置甚至从棒球抛出的角度来欣赏。”

IPTV就可以实现尼葛洛庞帝的梦想。

IPTV是网络电视的另一个称呼。简单地说,IPTV就是利用宽带网为基础,以家用电视或电脑作为主要终端电器,通过互联网协议(IP协议)来传送电视信号,为用户提供交互式的多媒体服务。这些服务包括电视节目,但IPTV远远不是一台用网线联接的电视。

IPTV关键技术是利用电脑或“机顶盒+电视”完成接收视频点播节目、视频广播及网上冲浪等功能。它采用高效的视频压缩技术,使视频流传输带宽在每秒800Kb时可以有接近DVD的收视效果(通常DVD的视频流传输带宽需要每秒3Mb)。

对于用户来说,IPTV不仅可以满足用户的个性化收视需求,而且还可以满足视频电话、游戏等等需求。

“将来我们的曾孙可以理解为什么我们要在某个特定的时间,到剧院去欣赏演员的集体表演,但他们将无法理解我们在自己家中也非要同步收视电视信号的经验。”尼葛洛庞帝写道。

IPTV对垒数字电视

说到IPTV,就不能不说数字电视。

数字电视和传统的模拟电视使用了相同的广播方式,只是它的信号不再是模拟信号,而是数字信号。

与数字电视相比,IPTV有更为灵活的交互特性。因为具有IP网的对称交互优势,IPTV使得节目可以非常灵活地实现电子菜单、节目预约、实时快进等功能。

如果数字电视要支持视频点播时,就需要进入IP网络来支持,实际上,这已经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数字电视,而是IPTV。目前数字电视推广最成功的杭州模式,就是采用这种系统。

在数字电视推广中,有青岛、佛山和杭州模式,在青岛、佛山,采用的都是普通型广播式机顶盒。而负责杭州数字电视推广的杭州数字电视公司则采用基本型交互式机顶盒。

这两种机顶盒的最大区别是:后者具备双向交互功能,用户除了收看数字电视节目外,还可以借此查询及浏览各类图文信息,如政府公告、养老保险金的查询、玩棋牌类在线游戏等。不仅如此,如果定购了交互数字电视节目包,用户还可以实现大容量电影、电视剧的在线实时点播功能,享受全面的交互电视服务。而前者只能单向收看电视节目。

杭州模式和青岛、佛山模式之间的区别差不多就是IPTV和普通数字电视之间的区别。

从欧美、日本等已经开展的数字电视国家的市场增长情况看,交互服务是拉动数字电视发展的重要力量。据报道,在北美市场,仅互动点播业务就能带来29亿美元的市场份额。

“中华电信”的IPTV案例

“对于运营商来说,如果发展的用户规模以十万计,网络电视的投资可以在一年内‘打平’”,王明山对记者表示。王是宏基公司网络应用整合事业处的经理。在中华电信的案例中,宏基选用了阿尔卡特的解决方案,利用现有的电话线、ADSL宽带连通网络电视。

中华电信是我国台湾地区最大的综合电信运营商,也是亚洲最成功的网络电视运营商之一。该项服务开通于2003年底,头半年就有二十万用户,“今年的指标是冲击百万(用户数)”。

成功经验对于尚未起步的内地城市电信运营商来说可以借鉴。但从细节来看,中华电信的运营模式大陆同行未必能够复制。

值得注意的是,中华电信挤占有线电视运营商的“地盘”,让用户舍弃有线电视网络,把摆在客厅里的电视接上机顶盒、电信宽带,首先是因为两者存在市场竞争;其次价格因素也非常重要。台北市的有线电视服务价格本身非常高(约一百多元人民币/月),这样一来,改用网络电视之后即使月费加上一定的收费服务(点播一部影碟约十元),平均也不过百元上下,“性能价格比”超过了原来的有线电视服务。

大陆城市普遍的情况是:现有的有线电视收费低廉(上海13元/月、广州17元/月),而升级后的网络电视“期望月收费”近百元。虽然这和估算出来的“千亿元大饼”密切相关,但是降价容易涨价难,在大陆推广网络电视的麻烦看起来要多一些。

更重要的是,台北的有线电视运营商和内容是分离的。电信企业在提供点播、互动等增值服务的同时可以用经济手段保留有线电视原有的内容服务,让用户继续收看原有的电视频道,真正做到“加量不加价”,在这种情况下用户的选择自然就容易了。

大陆城市存在广电系统的“准入”门槛。只要广电部门不“点头”,“争夺客厅”的结果就只能是换了台不能看央视节目的大彩电。面对两难境地,家庭用户很难投身网络电视,毕竟有两三个客厅的人家并不多。当前业界吁请广电部门在牌照等方面“开禁”,就是因为如果没有政策的许可和支持,网络电视的推广负重难行。

樱井莉亚 ed2k

盗墓笔记秦岭神树解析

鬼吹灯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