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型枕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U型枕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铁矿石无处可去中国经济风向标转了乳品机械装潢设计行程开关皮革雕刻方矩管Frc

发布时间:2023-12-08 05:40:30 阅读: 来源:U型枕厂家

铁矿石无处可去 中国经济风向标转了?

铁矿石无处可去 中国经济风向标转了?

中国工程机械信息

导读: 千万吨铁矿石滞留青岛港,大型矿砂船船主因为持续亏损而拆船,钢铁厂不再大炼钢铁,这一切似乎表明,中国经济已经遇到了麻烦。不过,新的刺激政策会因此而来吗? 汽笛声中, 香港河里 号缓缓停在薄雾 ...

千万吨铁矿石滞留青岛港,大型矿砂船船主因为持续亏损而拆船,钢铁厂不再大炼钢铁,这一切似乎表明,中国经济已经遇到了麻烦。不电线杆过,新的刺激政策会因此而来吗?

汽笛声中,“香港河里”号缓缓停在薄雾中的青岛港前湾20万吨级矿石码头。系缆工将最后几根直径十余厘米的粗缆,套在码头笨重的铁桩上。沿着与码头平行的铁轨,三台60米高的桥式卸船机开了过来,巨型“抓斗”伸出,从船上卸下铁矿粉,通过延绵十几公里长的运输带送到堆场。

在前湾港这片超级堆场衬托下,巨轮看起来就像一个玩具。在一个有门卫看守的大门后面,是青岛前湾港的铁矿石堆场,几百座黄色、褐色、灰色的铁矿石小山堆满了港区的角落,足有上千万吨之多。

过去,这些铁矿石意味着滚滚财源。而现在,它们成了青岛港的大麻烦。

这些铁矿石通常是贸易商买来或钢铁厂预订的,但随着铁矿石价格的下降和需求减少,很多钢铁厂不愿兑现合同、贸易商则找不到下家接手,只能任由铁矿石堆积在港口。

青岛港是中国最大的铁矿石进口港之一,铁矿石进口量几乎占了中国总进口量的1/7。曾经每天有1万多辆卡车和30多列火车载满铁矿石,从港口驶向河北、山西、陕西等中国内陆省份——卡车有两层楼高,每列火车长达1.5公里,庞大的车流仿佛一条条河流。

但在过去半年里,这条“河流”开始断流了堆厚度或直径大于60毫米的钢材。中国钢铁工业协会数据显示,作为全球最大的钢铁生产国,2011年中国钢铁需求增速放缓至8%,2012年则可能放缓至4%。钢铁产量下降直接影响了两种主要炼钢用的大宗商品的需求——铁矿石和焦煤。

青岛港积压的铁矿石货主之一,济南钢铁一位高管向表示,由于房地产调控及基建业急刹车,钢铁供应严重过剩,济南钢铁不得不削减产量,努力将铁矿石库存保持在低位,并试图扩展非钢业务过冬。

拆掉办公楼堆铁矿石

“如今钢厂都只维持一个最低首先要走资源节俭型发展道路量的运转,贸易商的货全堆在码头上了,整个码头铁矿石堆积量在1500万吨左右,码头连办公楼都拆了堆铁矿石,实在找不出地能腾出来做堆场了。”

即使站在青岛市中山路的百盛写字楼,俯瞰十多公里外夕阳中的青岛港前湾码头,巨大的矿砂船和堆积如山的铁矿石也颇令人震撼。

青岛港辐射华北地区,河北钢铁、山东钢铁等大型钢铁企业都有矿石从这里进港。在过去的2011年,这里进口了超过1亿吨铁矿石。这些砂砾来自巴西、澳大利亚或者南非,被全球矿山巨头淡水河谷、力拓、必和必拓等从地下挖出后,装入十几万吨的好望角型船里,经过40天或者半个月的漫长海运,方抵达青岛港——最终,这些砂砾在中国大部分将转变为建筑以及汽车。

“2011年9月份我购买了两船铁矿石,从澳大利亚驶出是180美元,一个多月后到达青岛港时,价格掉到130美元,两船我净亏了1个多亿,把一年利润都给亏进去了。”青岛世纪瑞丰集团董事长刘毓崑站在百盛写字楼40层,看着远处的青岛港码头苦笑着说。世纪瑞丰是青岛最大的民营铁矿石贸易商之一,每年进口的铁矿石近1000万吨。

此时,他的响了。那边,一家想卖铁矿石的贸易商也在寻找买家。“2011年的这个时候,中国钢厂和贸易商都误判了基本面,买了大量铁矿石,谁料欧债危机出现了,中国经济随后也直线下其隔热性能优于聚苯乙烯泡沫塑料滑,铁矿石价格从2011年9月份开始就跳水了。现在,青岛港还有很多铁矿石被直接弃单了。”刘毓崑挂上说。

过去两周,中国的热煤(常用于发电的煤种)和铁矿石买家纷纷取消合同,令其价格大幅下挫。中国支付的铁矿石价格已从2011年9月份的顶点下降了超过三分之一,降至每吨130美元左右,巴西淡水河谷在价格上一再向中国钢厂优惠促销,但钢厂们仍没有表现出购买的兴趣。

前港矿石公司是青岛港铁矿石的接卸公司。2012年5月29日下午,矿石码头上有两艘好望角型矿砂船在同时卸载。一位起锚记在港口工作专业开关了十年的卸船负责人称,今年以来,铁矿石进口量并没有明显减少,每天依旧有四五条船进港卸货,卸船工人依旧“三班倒”,但现在最头疼的是铁矿石卸下后的堆放问题,“和过去两年不一样,没人来把这些铁矿石运走了”。

在青岛港铁矿石堆场里,一位来自潍坊的卡车司机正慵懒地把腿架在方向盘上。“今年这边生意比去年差多了,都没什么活干。现在每天来矿砂船只比以前少一点,但过来拉矿的人比以前少多了。”他说。

这种过山车感受最强烈的,当属生活在青岛港前湾码头附近的饭店。一家饭店老板表示,在过去两年,河北、山西的火车司机来往不断,但最近一两个月,外地过来拉铁矿石的人就越来越少了。

前港码头一位中层对说:“一天下来,有铁矿石拉出去,也有新的运进来,也许矿石堆看不出有什么变化,但要知道,现在港口每天进出的铁矿石火车只有三十多列,而在高峰期时最少时有五十多列的。”

<增稠剂p>123下一页


测量仪
电子万能试验机
微机控制液压万能试验机
压力试验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