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型枕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U型枕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农险要做大政府支持很重要-【新闻】角果藜

发布时间:2021-04-20 13:53:17 阅读: 来源:U型枕厂家

农险要做大,政府支持很重要

对于农民收入相对较低的地区而言,贫困尽管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农民对农业保险的漠视,然而淡薄的保险意识也严重影响了农业保险的职能发挥。

我国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主要依靠政府财政补贴来解决农业风险和挽回农民损失。然而,由于政府财政资金有限,往往“救急却救不了穷”。

正是政府的强大支持,使得美国农业保险能够在充分发挥功能的基础上得以赚取利润。然而在我国,农业保险却是“烫手山芋”。

农业保险发展任重道远,政府要走好农业保险这盘棋,似乎还需要打一套完整的“组合拳”。

“要是明年政府不给钱了,让你自己掏腰包,你还打算给你的鸡买保险吗?”

“那我明年就不养鸡了呗。”

“那如果政府出一半保费,你自己掏另一半,你还会买保险吗?”

“……(沉默),那我可得好好算算……”

这是记者在辽宁省辽阳县三里镇东干河村采访时同当地农民聂荣秋的一段对话。也就是在对话当天,中国人保财险灯塔支公司经理朱波将9000元的赔款亲手送到了这位农户的手中。

贫困并非惟一制约因素

聂荣秋在众多农民中是相对幸运的一个,她的鸡舍成为了辽阳市鼓励农民发展养殖业、推进农业保险的一个试点,今年获得了政府免费赠送的养鸡保险。按照市政府的计划,2006年由市政府100%负责承担保险费,在扶持农业专项资金中列支,到2007年政府计划只承担50%保险费,其余部分由农民自行支付。记者也正是在参观这个试点的过程中认识了朴实但又不失“精明”的聂荣秋。

实际上,聂荣秋如此回答是记者意料之中的事情。早在整装前往田间地头采访之前,人保财险辽宁分公司总经理吴野亭就给记者打了预防针。他告诉记者:“我们辽宁的农民收入水平较低,人均年收入还不到3000元,除去衣、食、住、行、养老、住房、教育、医疗等刚性支出,可供农民自行支配的收入非常少,因而他们的保费支付能力较弱。”

然而,“收入低”果真是制约农业保险发展的瓶颈么?对于这一点,记者曾在农民收入相对较高的广东地区做过调查。这一地区的农户收入相对较高,并且当地的保险公司出于支持农业和农村发展的目的,有的甚至还补贴部分保费。然而即便如此,对于从事大田作物的农户来说,农业的预期收益相对于其从事乡镇企业或外出打工的收入,实在是微不足道,而且农业保险的补偿水平一般不会超过当地前几年平均产量的70%。农民对农作物收成本身都没有兴趣,更不用说有投保农业保险的热情了。

显然,对于辽阳县这样农民收入相对较低的地区而言,贫困尽管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农民对农业保险的漠视,然而淡薄的保险意识也严重影响了农业保险的职能发挥。辽宁保监局财险处一位姓崔的副处长诉记者:“我们这里的农民大多没什么保险意识,靠天吃饭的思想根深蒂固,缺乏参加保险的积极性。并且,大多数农民心中还存在有困难找组织的想法,一旦出现灾害,往往寄希望于政府的统一安排来解决问题。”

政府“救急不救穷”

一直以来,农业生产都具有自然再生产和经济再生产交织、自然灾害频繁和范围广泛等特点。自然与市场的双重风险严重制约着农业的发展,随时可能发生的旱、涝、虫等灾害,以及信息不对称、价格波动等因素,都会给农民带来无法弥补的损失。

我国是个农业大国,农业的“弱质性”特征十分突出。农业保险则更是由于具有高风险、高赔付的“双高属性”,被公认为是风险大、赢利小的高难度业务。加之农户的收入相对较低以及农业保险的投保人较少具有现代风险管理观念,种种因素都制约了追逐利润空间的商业性保险公司的介入。据有关资料显示,1985年至2004年间,我国农业保险仅有两年实现微利,其余18年全部亏损,农业综合赔付率超过120%。

也正因为如此,我国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主要依靠政府财政补贴来解决农业风险和挽回农民损失。然而,由于政府财政资金有限,往往“救急却救不了穷”,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相反,国外成熟的经验以及国内一些地区自发的实践表明,以市场化的手段,以保险的方式来规避风险、补偿损失是行之有效的。

商业公司如何“有利可图”

“据我所知,农业保险在北美是非常有利可图的。”国际知名咨询公司埃森哲的合伙人John L. Del Santo日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如是说。

美国农业保险之所以利润丰厚,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由于美国政府的大力支持。据有关材料显示,1980~1999年,联邦政府给农作物保险的财政补贴总额累计约为150亿美元,仅1999年就达到22.4亿美元。与此同时,政府还承担了联邦农作物保险公司的各项费用以及农作物保险推广和教育费用。此外,美国联邦政府还向农作物保险提供以下4大类政策和经济支持:一是通过联邦农作物保险公司向私营保险公司提供比例再保险和超额损失再保险保障;二是联邦农作物保险法明确规定联邦政府、州政府及其他地方政府对农作物保险免征一切税赋;三是联邦政府通过法律鼓励各州政府根据自身的财力状况,向农作物保险提供补贴,以进一步减轻农民的保费负担,提高农作物保险的吸引力;四是联邦政府对投保的农场主给予相当于保费50%~80%的补贴,使农场主只需支付很少的保费就能参加农业保险。

正是政府的大力支持,使得美国农业保险能够在充分发挥功能的基础上得以赚取利润。然而在我国,农业保险却是“烫手山芋”,“无论谁来经营都是亏损,还没听说哪家经营农业保险的公司能够赢利。”安华农业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的总裁办主任王成吾在驱车赶往吉林农险试点参观的路上告诉记者。

翘首期待政策“组合拳”

今年6月出台的《国务院关于保险业改革发展的若干意见》明确指出,要“积极稳妥推进试点,发展多形式、多渠道的农业保险”。这一消息令所有从事农业保险工作的保险机构欢欣鼓舞。

根据《若干意见》,促进我国农业保险的发展,要“明确政策性农业保险的业务范围,并给予政策支持。改变单一、事后财政补助的农业灾害救助模式,逐步建立政策性农业保险与财政补助相结合的农业风险防范与救助机制。探索中央和地方财政对农户投保给予补贴的方式、品种和比例,对保险公司经营的政策性农业保险适当给予经营管理费补贴,逐步建立农业保险发展的长效机制。完善多层次的农业巨灾风险转移分担机制,探索建立中央、地方财政支持的农业再保险体系。”

中央政府的《若干意见》确定了未来一段时期内我国农业保险的发展方向,也明确了农业保险将获得多种政策的支持。对于此,很多保险公司都在期待政府具体政策的出台。然而不可否认的是,农业保险发展任重道远,政府要走好农业保险这盘棋,似乎还需要打一套完整的“组合拳”。

从外围环境上讲,政府要大力推进农村产业结构的调整、繁荣农村经济,加快农村城市化的步伐。从农业保险的“内生因素”来讲,健全农业保险法制、建立巨灾基金、填补农业再保险空白、提供税收优惠等政策制度的“公共物品”,也都需要政府下大力气来研究和践行。?

登封市人民医院

市政设施

土木工程

氯酸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