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型枕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U型枕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中国经济增速放缓但很健康未来应避免两点风险

发布时间:2021-02-22 15:53:44 阅读: 来源:U型枕厂家

中国经济增速放缓但很健康 未来应避免两点风险

2014年12月7日,“华夏经济学基金会”与“华夏经济学创新论坛”成立发布会暨启动仪式在北京召开。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副院长龚六堂教授在演讲中指出,大家应该对中国经济保持耐心,只要保证中国的就业,保证中国不发生系统性的金融风险,中国经济就会健康的发展。“很多数据表明,无论从消费、投资、出口来看,还是从GDP增长速度看,中国经济都可能比过去30年有所放缓,但是这个放缓是很健康的。”

龚六堂表示,中国经济过去30年已经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平均每年以9.8%左右的速度增长,使中国在国际上的地位得到巨大的提高。首先,我们很早就是全世界最大的外汇储备的国家,最高的时候达到3.99万亿美元,第三季度有所下降。这为中国整个国家的经济安全提供了很重要的保证。另外,中国2010年超过日本 ,成为全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我们的制造业已经超过美国 ,成为全世界最大的制造业国家。在这儿一定要强调一点,超过美国成为全世界最大的制造业产值最大的国家,中国是世界上到目前为止唯一一个制造业所有行业全覆盖的国家,这是中国制造业很大的特点。  另外,我们2013年超过美国,成为全世界最大的贸易国家,这一系列都是我们取得的巨大成就。当然,这个过程中我们有很多可喜成就的同时也出现了很多问题。比如我们2010年成为全世界最大的二氧化碳排放国家,已成为全世界最大的能源消耗国家。这是在2010年的时候。所以,无论从单位GDP,还是从总量排放都已经超过美国,超过全世界任何一个国家成为全世界最大的国家。所以,这种发展是不可持续的,我们的总书记、总理在很多场合都讲过,中国过去30年是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的。  现在提中国经济的新常态,习总书记在APEC会议上讲了,中央政治局会议上第一次也讲到了新常态,中国经济为什么进入新常态,新常态到底是什么东西,就是我们经济增长结构。我们经济增长的速度为什么会下来?习总书记总结说,因为过去30年中国经济本质上靠我们的出口、民营企业和大量低廉的劳动力进入城市来推动。我们过去有2.69亿的农民工进城,支持了过去中国民营经济的发展,这是中国的人口红利。这个人口红利现在已经没有了,而且我们的劳动力还出现很大的问题。所以,现在我们还想靠过去的要素和投资驱动是不可能的,我们需要找到新的动力。习总书记讲我们要靠创新驱动,今天的“集星火之力,助创新潮涌”就很好,我们动力在发生改变。  过去30年,世界上只要经济发生问题就开始刺激,经济政策、货币政策相继出台。但是进入到新常态以后,克强总理采取的很多措施不再仅仅是一个需求了,可能是一个需求和供给相结合的,最近克强总理在简政放权、营改增,还有各种各样的给小微企业免税或者小微企业减税的政策,从供给上拉动中国经济,使得中国经济能够很健康的发展。从供给的角度拉动经济发展会比从需求的角度拉动经济发展来得缓慢,但是会更加持续。所以,这一点做企业的、做经济学研究的,希望对中国经济要有耐心。只要保证两点,保证中国的就业,保证中国不发生系统性的金融风险,中国经济是会健康的发展的。  很多数据表明,中国经济无论从消费、投资、出口的数字来看,从中国总量的GDP增长速度看,都可能比过去30年有所放缓,但是这个放缓是很健康的。目前可以看到一些可喜的现象,我们的整个增长结构发生了改变。从今年开始,我们的消费GDP占比,对GDP的贡献已经超过了出口,增长结构已发生了一些改变,但是这个改变到底是短暂的还是持续的需要重新讨论。  另一个很重要的事情是,我们的产业结构发生了改变。从2013年开始到今年,第三产业对GDP的贡献已经超过了第二产业。这也是中国GDP的增长速度下来,但我们整个就业没有发生问题,还保持合适的增长速度很重要的原因。因为第二产业每增加一亿的GDP,基本上可以带来900多人的就业。我们第三产业每增加一亿的产值可以带动就业人口1200—1300人。另一个重要方面的是系统性的金融风险。中国现在不良贷款上升,房地产出现问题,地方债有问题,这一系列的东西总体上来讲风险是可控的。一旦中国的银行业的不良贷款增加,可能出现大量外逃。目前中国正在进行深刻的金融市场的改革,比如资本项目开放,一旦中国的不良贷款增加,再加上美国真的开始加息 ,对中国经济来讲可能是雪上加霜。所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专门讲了大国货币政策的调整,美国加息以后,中国的大量资本会外逃。资本外逃的速度增加,中国国内资本紧缺,制造业、实体经济就可能会出现问题,使得利率增加,可能使得企业成本增加,中国经济可能真的出现问题。这是系统性的金融风险。总体来讲是可控的,但是需要防范。90年代的时候,中国出现过不良贷款的增加,当时政府通过资产剥离,更重要的是发行了不良贷款的特别国债,现在我们是否可以这样做?中国已经开始进行不良资产的剥离,能不能发行一些不良贷款的国债呢?这很难,因为中国债务占GDP的比例已经很高了。因此只要守住就业和系统性风险,中国经济总体还是乐观的。

北京T恤定制厂家

天津棉服定做价格

河北订做男士衬衫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