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型枕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U型枕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背叛13

发布时间:2021-01-22 13:00:44 阅读: 来源:U型枕厂家

骤然从睡梦中惊醒,我猛的坐起来,似乎刚做了个噩梦,只是梦的内容已经

全然遗忘,戴上眼镜,我走出卧室,悄悄地走向客厅,满头大汗的我只想喝杯水

来湿润一下干燥的喉咙。

妈妈卧室的大门虚掩,还能听到男女说话的声音。我好奇的趴过去,顺着门

缝偷偷窥屏着一切。

墙上的夜间灯带来朦胧的点缀,昏黄的柔和灯光描绘出妈妈优美的身体线条。

妈妈穿着一套近乎透明的黑色内衣,她正坐在梳妆台边,全神贯注的挽起袜

口。

「诶对,老婆,你穿丝袜的动作一定要慢,最好一边穿,一边偷瞄我。」

爸爸坐在床上,儒雅沉稳的他此刻却是说不清的猥琐。

妈妈将小巧玲珑的美脚伸进卷成一团的袜尖,黑色的丝袜就像是第二层皮肤

一样,没过脚跺,小腿,膝盖,大腿。设计精美的蕾丝花边牢牢束缚在妈妈粉嫩

的大腿根部,两只包裹着黑丝袜的玉腿交叠在一起。

妈妈顽皮的抬起脚掌,加厚不透明的袜尖轻点爸爸的膝盖:「老公,你看玥

玥做的,对不对啊。」

我的小兄弟雄赳赳气昂昂的顶起一座小帐篷。妈妈撒娇的娇媚语气真是让人

不寒而栗。

爸爸像是对待珍宝一样,将妈妈的黑丝美足捧在手心,他着迷的把脸凑到妈

妈的脚下,轻嗅着,摩挲着。

「老婆,你的脚真美,一辈子我都玩不够。」

妈妈发出银铃般的笑声,抬起另一只脚按在爸爸的胸上,勾起脚尖画着圆圈。

「老公,你在外面待了那么久,怎么一点长进都没有,好不容易回来一次,

连句情话都不会说了」

爸爸捉住另一只不安分的小脚丫,并在一起。他陶醉的伸出舌头,自下而上

的舔舐妈妈的脚心。

「那当然了,在外国,可没有一位这么温柔体贴,善良美艳的好老师教我这

么多大道理。」

妈妈俏脸一红,轻轻踢了下爸爸的脸:「坏人,在西方花花世界的熏陶下,

你越来越不正经了。」

爸爸坏坏一笑,突然脱掉裤子,一根不亚于李先生的大肉棒弹射而出。

「我的乖老婆,你不就喜欢我这样的坏家伙吗?记得当年第一次,你可是在

我掏出小兄弟的时候当场吓哭了啊?哈哈哈」

妈妈低下头,低声哼哼着:「什么嘛。当时人家没见过男人的那东西。还以

为你随身带着根黑棍子要打我……」

我艹,妈妈当年那么呆萌吗?不过一想到八九十年代的人,的确比现在保守

的多,这样可笑的事情,在当时应该也是不少的吧。

爸爸一把搂过妈妈,将她拥入怀中。「还记得当年那个小旅馆吗,你一边哭,

一边问我「你是不是要杀了我」,的可怜模样。」

妈妈缩在爸爸怀里,我看不清她的表情:「当时不是不懂事吗,玲玲跟我说

做这事可舒服了,但是当时你进来的那会真是疼的我怀疑人生。我都没想到,你

这么大的一个东西,竟然能全部塞进我的身体里,现在想想,当时真是无知又无

畏。」

爸爸低声笑了笑:「玲玲懂个屁啊,当时我追你的时候,没少给她好处。这

些话都是我教给她的。结果怎么样?师大校花抱回家。」

妈妈害羞的说:「当时看你一副儒雅君子的模样,谁知道你骨子里这么流氓,

真是被你骗了。遇人不淑啊。」

「当时我也没想到啊,我一个大专穷小子,竟然三生有幸,能得到师大校花

的垂怜。当时的你品学兼优,学校保研,光你们学校追你的就有一个加强连,第

二天你的那些追求者看着我牵着你的手从旅馆出来,一瘸一拐的身影时,他们都

快崩溃了。一想到他们的女神,意乱情迷的在我身子底下哭叫,无穷无尽的满足

感就让我爽的不能呼吸,哈哈哈哈。」

妈妈故作凶狠的赏了爸爸的龟头一巴掌:「越说越没个正经了,再胡说八道

就自己睡吧。」

「呜」

爸爸擒住母亲的红唇,拉起妈妈的小香舌跳起探戈舞,妈妈也搂住爸爸坚实

的后背,激烈的回应着。

良久,他们才分开嘴唇。

「老婆,我好想你,这么些年。你一个人在国内带孩子,真是辛苦你了。」

妈妈眼眶一红:「老公,玥玥也想你了。」最近发生的各种事真的让她苦不

堪言,眼看自己的男人近在眼前,可她却不能,也不敢说出自己的遭遇。

爸爸扶正妈妈的脸:「老婆,我决定了,向上面申请调回国内,等手上这个

业务忙完,我就再也不走了,等我半年,明年咱们搬到帝都居住,这辈子都不分

开了。」

妈妈满脸惊喜:「啊,这是真的吗,你真的愿意回国发展吗。」

爸爸故作愁眉苦脸的样子:「哎,虽然回来挣得少了,规矩多了,但是毕竟

家里有个娇妻守空房,万一被别的男人趁虚而入岂不是亏大了?」

妈妈很生气:「你居然怀疑我对家庭的忠诚,我这辈子只爱过你一个人。就

算你死了,你没了,我也愿意给你守寡,绝不再嫁。」

爸爸手忙脚乱的哄到:「诶,别当真啊我就随口一说,这嘴花花惯了,老婆

大人别当真。」

妈妈冷冷盯着他,却是瞬间雨过天晴,噗哧的笑出声来:「看给你吓得,你

什么样我还不清楚?」

爸爸一愣:「好啊,你个老女人,竟然敢吓唬我,今天一定要杀的你丢盔卸

甲,溃不成军。」

妈妈不甘示弱,主动出击握住爸爸的大肉棒上下摇摆:「哼,就会说大话,

看老师如何管教你这个不听话的坏学生!」

「喔…好爽,老婆,你今天真是好主动,难道你这个年纪真是如狼似虎,坐

地吸土?」

「还敢胡说!要不你自己来吧,我要睡觉了。」

「别别别。老婆大人,久别胜新婚,春宵一刻值千金。啊…爽,继续。」

我看着妈妈侧坐在地上,聚精会神的用小手套弄着爸爸的大肉棒,又是羡慕

又是嫉妒,怎么一个两个的资本都这么雄厚,李先生是,爸爸也是,都是二十公

分的大怪兽,而我就这么可怜,只有他们的一半,只能当一个瑟瑟发抖的小弱鸡。

爸爸怜爱的拢了拢妈妈额头上凌乱的发丝:「老婆,手酸了吧,来,这次我

好好伺候伺候你。」

妈妈坐在床上,分开黑丝美腿,她既羞涩又期待:「今天这么快啊,我下面

还有些干呢…」

爸爸将脸埋在妈妈的双腿间:「放心吧老婆,我给你舔舔,不就湿了吗?」

妈妈显然没有经历过这种阵仗,下意识的夹紧双腿就要推爸爸:「别,别这

样,哪里不干净,很脏的。」

爸爸毫不在意,更用力的分开妈妈双腿:「老婆的一切我都不嫌弃,就是白

带我也愿意给你舔干净。」

妈妈脸腾的变得粉红,她没好气的说着:「你看你,真恶心,还来不及感动。

你就又说些不着调的怪话,以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别,呜…」

毫无征兆,妈妈突然夹紧爸爸的头,毫无形象的大声呻吟起来。

爸爸连忙抬起头,一把捂住妈妈的嘴巴:「老婆,小声点,别把孩子吵醒了。」

妈妈点点头,小声的说:「我就是没忍住,你太突然了吧。舔人家的小豆豆。

那里本来就敏感……」

我僵硬了一下「没想到吧老爸,儿子正在看你们的活春宫,这会都射一次了。」

爸爸放下心,重新开始埋头工作,妈妈一只手捂住嘴巴,发出压抑的呻吟,

另一只手紧紧按住爸爸的头,交叠的双腿就像两条黑蛇一样绞在爸爸背上。

我清晰的看见,小巧玲珑的美足斜并在一起,构成一个人字,蜷曲的脚趾将

丝袜弯成一个倾斜向下的直角三角形。

「老公,老公,快起来…呜,玥玥…玥玥要来了。」

爸爸听了没有起身,反而是更卖力的将舌头探入妈妈阴道的更深处。嘴巴吸

吮阴道的啾啾声连我都听的一清二楚。

妈妈颤抖的身子就像暴风雨里的独木舟,雪白的粉背痉挛般的战栗着,她猛

的扬起一头秀发,粉红的樱唇吐露着来自灵魂深处的呐喊「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出来了…出来了!」

喷涌而出的淫水打湿了猝不及防的爸爸的领口。他被妈妈肆意横流的爱液呛

的不轻,很是难受的大声咳嗽了几下,笑眯眯的问着妈妈:「怎么样啊老婆?爽

不爽啊。」

妈妈像是一条脱离海洋的美人鱼,她还沉浸在高潮的余韵里,习惯性的缩起

身子。闭着眼睛,嘴角挂着浅浅的笑意。

爸爸看妈妈不说话,调笑道:「老婆,你出水量超大的,看来这段日子一定

忍得很辛苦了。」

他也躺在床上,从背后搂住妈妈,一根火热的大棍子顶在妈妈的玉门边缘轻

轻敲打。

「老婆,我要进来了。」

妈妈用鼻音轻哼一声。

然后,在我目光的注视下,爸爸充血的龟头一步步撬开妈妈肥厚阴唇的大门,

有些发黑的肉棒逐渐消失在妈妈的翘臀缝隙里。

「啊…进来了…好热…好大。」

妈妈双腿紧绷,不由自主的挺起屁股迎合爸爸的抽插,她伸出手,生涩的捻

起胸前挺立的红豆,试图给这次性爱带来更多的乐趣。

爸爸下巴顶在妈妈的头发上:「老婆,今天表现的很主动呢,就算你不说,

我也看得出来你有多寂寞。」

他握住妈妈的腿,四十五度抬起,我可以清晰的看见他们阴处交合的画面,

甚至肉棒进出带起的水花,都是那么的真实和震撼。

妈妈再也看不到平时的端庄和矜持,面对她最爱的男人,她恨不得无止境的

索要。

「啊,老公…好舒服…好激烈啊…」

「哦…又顶到花心了,好酸。身子使不上劲了…」

「老公…呜呜呜…慢点…啊…受不了了…」

「噫…嘤…饶了…我吧…我…我…又要丢了…」

爸爸一声虎吼,就像按了快进键的AV男优,疯狂撞击着妈妈通红的肥臀,

就像是一个人肉打桩机器一样,狠狠地拷问着妈妈温暖的林荫小道。

「呜呜呜…老公…来了…呜…玥玥又要…又要尿了…」

妈妈歇斯底里的哭喊着,淫乱的身子还跟随着爸爸的控制激烈的摇摆着,她

的私处里还有一根肉棒正穷凶极恶的四处碰撞。

我看到了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画面,爸爸猛的举起妈妈的双腿,他的肉棒弹

出身体,白灼的精液持续射击在妈妈红白相间的臀肉上,妈妈被举起的黑丝美脚

笔直的指向天际,在被分成直角的中点处,晶莹的透明喷泉在妈妈自暴自弃的呻

吟声里冲上云霄。

我当时就呆若木鸡:「这…爸爸把妈妈肏到潮吹了,厉害,太厉害了。」

妈妈尖叫了十几秒才戛然而止,小腿无力的垂在爸爸的小臂上。

爸爸掰过来妈妈的脸,肉棒蹭在妈妈的黑丝袜上,留下一道白色划痕:「老

婆,咋样,我还给力不?在外国的这几个月里,我可是是为你守身如玉。多少洋

妞约我都被我义正言辞的拒绝了。属于我媳妇的皇粮,我是一粒不会交给别的女

人的。」

妈妈大口喘气,接连不断打高潮差点让她窒息。她翻过来身子,像是小女孩

抱玩具布偶一样,张开双腿双臂搂住爸爸。包裹着黑丝的长腿摩挲着爸爸肌肉结

实的下肢。

妈妈痴痴的笑着,笑着笑着又忍不住滚落一滴一滴珍珠般的眼泪。

爸爸有些手足无措:「哎,老婆,我的宝贝,你这怎么说哭就哭了,乖,别

哭了,看得我心疼,是不是刚才弄疼你了?」

妈妈没有回话,将脸埋在爸爸的胸膛失声痛哭。

爸爸也不知道这一切是什么原因,只能想尽办法来安慰妈妈。

我在外面清理了一下地上的痕迹,紧张的看着他们拥抱在一起的画面,不知

所措。

过了半天,我才听见妈妈幽幽的问道:「我怕…有一天…我们忘记了曾经的

情感…时间和距离…磨灭了我们的爱情…我们背叛了…深爱的彼此,到那天,我

们会怎么样?」

爸爸沉默片刻,斩钉截铁的说:「不会的,只要你不离开我,我绝不会离开

你,我知道你对我以前年轻轻浮的样子心有芥蒂,但是我发誓,从追你的那一天,

再也没有别的女人进入过我的生活里,我也是四十多岁的人了,这么大一个家要

养,还要准备在帝都买房,真的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干别的事了,相信我好吗?」

他看见妈妈还是沉默着泪流不止,咬了咬牙:「好,你还是不相信的话,我

可以立个契约,如果我出轨,自愿放弃所有财产,将我们夫妻共同拥有的财富都

留给你,孩子的抚养权也留给你,我再买几份保险,受益人的名字都写你的,好

吗?」

妈妈摇摇头,捂住爸爸的嘴巴不让他继续说下去,因为他每一句充满炽热爱

意的话,都是对她伤痕累累的心灵的惩罚。

「呜呜呜…别说了…呜,我没有这个意思…别说了…」

爸爸也没了兴致,把被子往他们身上一拉,闷声道:「算了,睡吧,夜深了。」

妈妈察觉出了爸爸的失望和疲倦,小声的反复说着对不起这三个字。

但是爸爸还是不吭声,显然心里有气,毕竟大老远的回来一趟,正好老婆温

存正酣的时候,老婆突然说一些乱七八糟的话,还哭个不停,是谁都会忍不住心

烦。

妈妈贝齿紧咬,她深深地看了爸爸一眼,爬起身来钻进了被子里。

我看到,在被子下,妈妈趴在爸爸的裆部,被子一起一伏的不知在做什么坏

事。

「嘶,老婆…你这是…」

爸爸惊讶的坐起身,一把掀开被子,妈妈正辛苦的握住他的肉棒,想要囫囵

吞进嘴巴里。

妈妈眉毛皱起,强忍着男性性器浓郁的腥臭味,笨拙的用口舌为爸爸提供着

服务。

「哎,你这个笨蛋。总喜欢勉强自己…嘶…轻点。别用牙齿,咬的很疼的,

男人龟头很敏感的,对。用舌头。」

「吃不完的地方,可以用手握住啊,笨蛋老婆,难受就别吃了,哎,对对对,

吐出来舔舔肉棒也很舒服,老婆真聪明,一教就会。」

我张大嘴巴,实在无法想象有着轻微洁癖的妈妈怎么会忍受一个用来排泄的

器官,还把它放进嘴里小心翼翼的呵护。

爸爸翻身将妈妈压在身下,两条黑丝美足盘在爸爸腰间,噗嗤噗嗤的打洞声

再一次响起,妈妈婉转的呻吟重新开始在房间里回荡。

「老婆,还要几次啊?」

「什么?就一次?撒谎可不对啊,最后一次机会!老实交代!」

「三次?三次可不够,要我说,最少也得七次!」

我撸到几乎昏厥,迷迷糊糊的摸回床上不知几点才睡着。

第二天醒来,我打着哈欠走出卧室,迷迷糊糊就要拉开厕所大门,在厨房做

饭的老爸听到动静一指头弹在我的脑门。

「臭小子,没听见你妈正洗澡呢?」

我挠挠头:「没办法,昨天你们太吵了,影响我的睡眠,这会还晕乎乎的。」

爸爸的笑容有些僵硬。

我嘿嘿一笑:「不过,妈妈这么大的人了,还给你撒娇,真是吓得我一身鸡

皮疙瘩。」

爸爸又赏了我一脚:「你懂什么,哪怕你妈六十了,白发苍苍,满脸褶子,

在我心里她是那个清纯可人的小姑娘,如果你真的爱一个人,在你眼里,无论时

光如何涂抹,她都还是那个让你怦然心动的模样。」

我沉默不言,想到了那个同样明媚的小女孩,陈婉,你现在还好吗?

厕所大门推开,打断了我的思绪,妈妈用毛巾擦着头发,身上宽大的男士衬

衣遮不住春光。

妈妈看到我,脸一红,快步逃回卧室:「两个不正经的家伙,看什么看!」

在她身后,传来我和爸爸雷鸣般的大笑声。

仙语奇缘星耀版

思仙星耀版

仙侠神域全新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