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型枕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U型枕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背叛8

发布时间:2021-01-22 12:29:42 阅读: 来源:U型枕厂家

可能是昨天熬的太晚,等我醒来时,已经日上三竿。

我戴上眼镜,客厅里倒扣着三个碗,尚且温热的早餐蒸腾着雾气。

「妈?妈?妈妈?」

无人回应,空荡荡的房间里只有我一个人在走来走去。

我将早餐端到卧室,打开论坛。私信里还是空空如也,我说不清是恐惧还是

期待,但无论如何,我真的很难平复下激动的心情。

时间一点一滴的在指尖流逝,我一遍又一遍刷新着网页,李先生迟迟不发来

消息,真是令人感到庆幸又失落。

趁着等待的功夫,我钻进妈妈的卧室,打开衣柜打抽屉,开封的,未开封的

各色丝袜整整齐齐的摞在一起。

我将最里面,最底层的一双拿出来。

这是一条普通的肉色连裤袜,轻薄的质地给人一种一揉就碎的感觉。

小腿处有些勾丝,可能这就是妈妈将它遗忘在角落的原因。

所以,与其让它在角落里生灰,不知何时被整理衣服的妈妈发现,随手丢掉。

还不如让它缠绕在我的兄弟上,发挥一下余热。

叮咚。

论坛的提示音响起,我连忙打开李先生发来的连接。

这是一场直播,观众仅限于我一人。因为技术的限制,论坛只能发布一些图

文直播贴。

在我的主动请缨下,我从李先生那里获得了直播贴编辑,润色,发布的权利。

也就是说,李先生只用专心致志的享用妈妈成熟曼妙的身体,而我,则要选

则一些精彩镜头,截图下来,进行修改,再辅以文字,增强观众的临场感。

本来这个直播间会有很多人观看妈妈的性事,欣赏她在李先生巨大肉棒的鞭

挞下欲仙欲死的表演,然而在我的努力下,她最多只会流出几张不露脸或者打着

厚厚马赛克的照片。

只是眼睁睁的看着妈妈被人奸污,这种心里负担在我的内心中泛起涟漪。

直播间的视角多达二十五个,每个摄像头的位置都已表明。

我切换着镜头,李光华的豪宅淫窟在我的眼界里逐渐完整起来。他妈妈是省

内有名的美女企业家,家财万贯。平日里他的家人也不在市内居住,因此,他把

这栋别墅改造成女性沉沦的地狱。

至今为止,已经有超过五十名女性在这里婉转呻吟,接受精液的灌溉了。

镜头骤然锁定,一具白花花的肉体出现在画面里。

妈妈正坐在梳妆台前用吹风机吹着湿漉漉的头发。她仅仅围着一条浴巾,面

色有些潮红。

李光华呢?他在那里?这是刚开始还是已经结束了。思绪在我脑海里不受控

制的胡思乱想。

妈妈吹完头发,画了淡妆。她轻抿粉红的嘴唇,素手一拉,本就不大的浴巾

悄然落地。

波涛汹涌的乳峰就像喜马拉雅山的雪顶,两颗饱满的紫葡萄点缀其中。地心

引力也无法让挺拔的巨乳低头。妈妈拿起一副黑色连体袜,从脚上套入。涂着粉

红色指甲油的脚趾在加厚的袜尖下若隐若现。亮色超薄黑丝袜将妈妈本就修长的

双腿勾勒的更加优美。

裆部,藏身于丛林之中的玉门正对着连体袜专门留出的缝隙。

镂空花纹的黑色面料掩盖住妈妈平摊的小腹,一直蔓延到锁骨之下才停止。

双峰处雕镂着精美的黑色牡丹花,充当花心的,正是妈妈挺立的两粒蓓蕾。

妈妈对着镜子勉强扯出一个微笑。只是这种假笑无论谁看了都能清楚的明白,

这幅笑颜里,有多少痛苦和无奈。

亮色唇彩将妈妈本就娇艳的樱唇点缀的更加光彩动人。

风格简洁明快的小西装加上蕾丝花边的白衬衣,一步裙下,踩着鱼唇高跟鞋

的黑丝美腿笔直的并在一起。

妈妈将头发盘起,深吸一口气,转身打开房门。镜头则随之切换。

宽敞的布艺沙发上,仅穿着一条沙滩短裤的李光华吊儿郎当的翘着二郎腿。

墙上挂着的巨大液晶电视正播放着令人面红耳赤的画面。

他眼前一亮,站起身来:「王老师,您来了,快请坐。」

李光华谦谦有礼的将妈妈扶到沙发上,将一杯饮料双手递给妈妈。

如果不是他赤裸上身,裤裆处鼓囊囊的一大坨。将这一切渲染的淫靡又怪异。

可能不明所以的人只会认为这是一次普通的家访吧。

妈妈端着玻璃杯浅尝即止,她并拢双腿,视线无处可放只能低头盯着自己的

脚尖。

李光华微微一笑,咸猪手摸在妈妈的大腿上。

「王老师,您说我这家里也没个人,整日里孤独的很,我常常在想,如果有

一个女人能经常开导我,鼓励我,我会不会成为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好孩子?」

妈妈将手按在李光华的手背上,阻止他的小动作。

李光华不为所动,继续向妈妈的大腿内侧摸索着。

「其实我真的很想好好学习,但是每天坐在教室里,看着老师您曼妙的身姿,

我就忍不住的想入非非。」

妈妈往后躲了躲,却被李光华一把搂住。

不容拒绝的舌头突破了妈妈的红唇,妈妈就像一只瑟瑟发抖的小鹿一样,被

李光华禁锢在怀里霸道强吻。

「我对老师的渴望简直成了魔怔,所以,我下定决心,一定要彻底的拥有,

占据,掠夺你的身体的每一寸肌肤。」

他着魔的嗅着妈妈身上的气息。双手一扯,衬衣的扣子崩裂脱落,包裹在连

体袜下的一对玉乳欢快的从紧绷的衣服中蹦了出来。

「啊…不要…住手啊。」

妈妈无力的抵抗着李光华粗暴的侵犯,可是无论她多么努力,都推不开埋在

她胸前的脑袋。

挺拔的紫葡萄被牙齿咬出深红色的伤痕。

而李光华显然不在意妈妈痛苦的呻吟。毕竟他只是为了得到施暴者的凌虐快

感而已。

「王老师…您这对大奶子,真是好吃,成熟女人的奶香味有种妈妈的味道。」

「呜,不要用牙齿…好痛。」

李光华抬起身子,一把抓起妈妈的双腿,他将下体紧紧卡在妈妈腿缝里,粗

长的肉棒隔着内裤和丝袜的阻碍,撞击着妈妈的阴户。

「王老师,您穿的这个连体丝袜真好看,看!你的大白奶子在这朦胧的黑色

面料下若隐若现,两个奶头就像花蕊一样绽放在花瓣雕纹的中心,真是美不胜收

啊。」

丰腴的小白兔在他的手里变换形状,就像是一对发面团,任人蹂躏。

妈妈将头埋在沙发靠垫里,抵抗动作越来越微弱,时不时的发出小声的呻吟

声。

「嘿嘿,这催情药真管用。」

李光华故意对着镜头说了一句。

我也发现,妈妈满面潮红,状态非常不对劲。

咸猪手下移到裙子里,妈妈的翘臀上鼓起一只大手的形状。

「王老师,我很欣赏你的大屁股吧,每次你穿窄裙时,都好像要把裙子撑爆

炸一样。所以啊,每次看到你肥嫩的大屁股时,我都想狠狠打一番,不知道,你

愿意吗?」

妈妈低着头,听不清她在说什么。李光华哈哈大笑,他本来就不在乎妈妈是

否同意,只是妈妈没有明显拒绝,这让他对妈妈驯服的态度感到满意。

李光华把妈妈翻了个身,让她跪趴在沙发上。一步裙也被卷到腰间。

黑丝肥臀不安的颤抖着,妈妈偷偷回头,可怜兮兮的看着李光华手中的皮带。

啪的一记空甩。李光华满意的挥舞着皮带。

「相信我,王老师,你会爱上被我鞭打的感觉的。」

「求求你,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李光华狠狠一摔,一声惊雷在妈妈高高撅起的屁股上炸响。黑色丝袜下,粉

嫩的肌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了起来。

「啊,好痛啊,别打,别打我。」

妈妈手脚并用的想逃走,随之而来的抽打又在她的肥臀上响起。

「呜呜呜…求你了…别打…肿起来了…呜。」

妈妈委屈的哭了出来,她已经表现得非常顺从了,却还是遭到了这个坏孩子

的残酷对待。

「想知道为什么打你吗?好,我来告诉你!这一下,是还你罚我跑圈,这一

下,是还你让我做俯卧撑。这一下,是还你让我抄课文。这一下,是还你没收我

手机……」

李光华面色狰狞的狠狠抽打妈妈,我不忍心的闭上双眼,可是妈妈的哀嚎声

还在耳边萦绕。

等我在睁开眼时,妈妈已经瘫在地上不会动弹,悄然无声的流着眼泪。她盘

好的头发已然散乱,豆粒大小的汗珠和眼泪弄花了她的妆容。

在爬行逃命的过程中,她的高跟鞋也不知甩到哪里去了。李光华一只脚踩着

她红肿的屁股,一面拍拍她的脸蛋。

「爬啊,接着爬吧。你怎么不动了?是不是还想挨打啊?」作势,李光华对

着空气挥舞下皮鞭。

妈妈连忙摇头,上气不接下气的抽噎道:「别,求你,呜呜呜,别打了,我

的…屁股…开花了…我听话,别打我了…呜。」

梨花带雨的美熟女我见犹怜,却不能激起李光华的同情心。他把皮带勒在妈

妈修长的脖颈上,翻身骑在妈妈的腰上。

「来,臭母狗,别在地上装死,我知道还没到极限。来爬两圈。」

虽然李光华个头不高,也不胖。但他毕竟是个基本发育成熟的成年男子。妈

妈吃力的爬了两步路,就被他一鞭子抽倒。

「我打烂你这一身贱肉,除了勾引男人还有一点作用吗?把你扔到养猪场,

给种猪配种都不配!我打死你,打死你。」

妈妈痛哭流涕的在地板上打滚:「是,我没用…我认错…李同学…不要打我

了…呜呜呜…我快被你打死了…呜。」

李光华猛的抓住妈妈的头发,将她拽到自己的裤裆处:「臭婊子,你就是贱,

闭上你得狗嘴,含住我的大鸡巴,再让我听到你一声哀鸣,我就把你打失禁。」

妈妈直哆嗦,颤巍巍的伸手将李光华的裤子褪下来,两只手握住张牙舞爪的

阴茎。

「来,先舔我的蛋蛋,把我的卵袋清理干净,在顺着棒子给我舔上去。」

妈妈不敢耽误,涂着唇彩的樱唇吻上李光华发黑的肉皮,两颗大睾丸在妈妈

的口腔里享受着小香舌精心侍奉,妈妈吐出卵袋,仰着脸从根到头舔舐着李光华

粗大的肉棒,她不仅不敢对腥臭的肉棒表达任何的厌恶和不满,反而是要堆满讨

好的笑容,偷偷观察李光华的面部表情。

清理完肉棒,李光华满意的拍打妈妈的脸蛋:「王老师,没想到你还挺有当

性奴的天赋,在我的虐待下表现的这么听话,平时的高傲去哪了?」

他将肉棒插进妈妈圆张的嘴巴,鸡蛋大小的龟头在妈妈的口壁里顶起。

口水,马眼分泌的粘液从妈妈的嘴角接二连三的溢出,更多的则是被妈妈吞

咽下去。

突然,李光华死死的按住妈妈的脑袋:「嘶,不要挣扎,我要射了,统统给

我咽下去!」

只见妈妈的喉头快速起伏,很明显是在大口吞咽李光华的精液,过了足足有

一分钟,李光华才拔出肉棒,放松了对妈妈的控制。

「咳咳…」

妈妈扼着脖子,大口大口的喘气。她来不及擦干净嘴巴附近污浊的液体,就

被李光华拦腰抱起。

粉红的大床上摆着各式各样的成人道具,李光华把妈妈扔在床上,自顾自的

拿起一件又一件狰狞丑陋的物品。

「王老师,你觉得这个狼牙震动棒如何?仿猫类设计,柔软的倒刺可能会给

你的阴道带来一些伤害,但是那种撕裂的快感,也是一绝哦?」

妈妈惊恐的摇摇头,她倒退着想要远离这些可怕的工具,但是李光华一甩皮

带,她就老老实实的缩在床上不感动弹。

李光华又举起另一个东西:「仿真驴屌,配阴部扩张器,超过三十公分的极

致体验,只要你享受一次,保证这辈子都忘不了这种体验,咋么样,要不要试一

试。」

比妈妈小腿还要粗壮的假阴茎是如此的恐怖,可能只有分娩时的苦痛才能匹

敌,妈妈怎么可能承受的了这样残忍的道具呢。

李光华挠挠头:「王老师,你既不肯挑选,又不愿意被动接受的不合作态度

的让我很为难。」

啪,皮带发出恐吓的声音。

「难不成,你又想挨打了?」

「不,我不是,我没有。」

「那你还愣着干嘛?自己过来挑两样,一分钟的时间,如果你还不合作,哼

哼,这次可能真的会把你打的尿床喔。」

妈妈扑在一堆性玩具里,最后选出两样看起来最没有杀伤力的。

李光华有些失望:「什么嘛,就是跳蛋和按摩棒啊,王老师你这人真没情趣。

知道怎么用吗?」

妈妈羞愧的摇摇头。

「嗯哼?这里就我们俩人,老师用过就用过呗,毕竟你一个人守在家里,难

免空虚寂寞,用点玩具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啊。」

妈妈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我,真的没有用过这种东西。真的。」

「那你平时就不自慰吗?嗯?老实说!不然严刑拷打了喔。」

「啊…我…我的确那个过。」

「喔嚯嚯嚯,自慰就自慰吧,做了还不敢说,表面上是个端庄的女教师,背

地里其实是个挖自己贱逼的骚货而已啊。」

李光华拔掉妈妈的上衣,将跳蛋固定在妈妈的乳头上,他邪邪一笑拨动开关。

「啊…太激烈…停…噫…停下。」

妈妈两条腿绞在一起,她忍不住要用双手摘掉胸口跳动的跳蛋。

李光华眼疾手快,直接用皮带捆住妈妈的双手,他一把卡住妈妈的脖子。

「警告一次,没经过我的允许,不许碰这些东西。」

妈妈连忙点点头,她银牙紧咬,努力不发出声音。

「哎呦,王老师何必如此呢?你就算忍,能忍多久呢?」

他分开妈妈的双腿,在连体袜的裆部早已留好的缝隙里,翕合微张的玉门打

湿了腿根的丝袜。

「啧啧啧,王老师真可爱,嘴巴上不说,身体却很老实。看看,你下面的小

嘴馋的稀里哗啦,是不是在渴望我的大肉棒呢?」

高速振动的按摩棒就像一条毒龙,鸣叫着冲进了妈妈的水帘洞。

「啊啊啊啊啊啊啊,进来了,进来了…」

妈妈再也不能装作矜持,她毫无形象的呐喊着,敏感的身体在运作中的性爱

玩具的攻击下,激烈的回应着。

「呜…」

男人霸道的撑开妈妈的嘴唇,粗大的舌头追逐着妈妈的小香舌。

不知不觉,已然情深的妈妈主动夹住了李光华的腰。按摩棒还在她的蜜穴里

搅拌着泥浆,湿漉漉的花丛也显得愈发的泥泞不堪。

「呜!呜呜呜呜呜…」

妈妈身子骤然僵硬起来,她的手指脚趾完全绷紧,柔软的身体变得如同一块

木头一样。

然后天摇地动,谷间引山洪。呜咽着,妈妈迎来了高潮。她悲喜交加,控制

不住泪珠的滑落,沉浸在余韵之中的姣好肉体柔美无骨的瘫软在男人怀里。

「王老师,王老师~ 呵呵呵,您可不能光顾着自己爽啊。」

李光华靠坐在床头,他扶着妈妈的小手握住肉棒。

「您看,我的大鸡巴还憋着一肚子邪火无法发泄呢。」

妈妈无师自通的撸动着男人的肉棒,她将头靠在男人的胸膛上。

「嗯…你想…让老师…怎么做?」

「不是我想怎么做,而是老师您,你看我这根看起来就很诱人的大肉棒,就

不想用下面的小嘴好好尝尝?」

妈妈没有说话,她起身背对李光华,被绑在一起的玉手小心翼翼扶好那一柱

擎天的滚烫性器。

分泌过许多淫水的水帘洞早已经得到充分的滋润,龟头就这样毫无阻力的推

开了守护女性贞洁的大门。

妈妈迷醉的双眼闪过一丝挣扎,但那份突如其来的纠结瞬间被如火如荼的性

欲所淹没。

妈妈闭上双眼,用尽浑身力气向下猛的一坐。

「哦…………」

我拽过一张卫生纸,擦拭着不小心溅射到键盘上的污浊痕迹。可是在羞愧之

余,疑问的种子在我的心头萌发。

这个对着镜头摇臀摆尾,使劲浑身解数压榨男人精液的无耻荡妇,真的是我

记忆里那冷艳端庄的教师美母吗?

异度之门ol满v版

太极熊猫2

妖怪正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