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型枕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U型枕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背叛16

发布时间:2021-01-20 17:42:01 阅读: 来源:U型枕厂家

图文直播进行的很顺利,论坛狼友的热情点燃了整个半块。

但是有好评就有质疑,虽然这种桃色网站大多数人的素质尚可,但免不了有

几个鸡蛋里挑骨头的人蹦出来。

akb5211314:「原以为李先生是个大神,如今看来也不过是个招

妓卖片的狗商罢了,你这强行凌辱的人妻教师怎么表现的跟个收钱卖淫的技师一

样?」

玉足踏青龙:「没错,说什么女教师,穿着连体开档丝袜的女老师?看这女

的还有抖M的潜质,下贱的不堪入目。」

我给李光华发去私信。静静等待他的回复。

李先生:「可以了军师,没想到你能给我做出这种效果。至于这种吃不到葡

萄说葡萄酸的臭鱼烂虾,希望他再看我的片的时候鸡巴溃疡。」

浪子郭嘉:「我也只能做到这了,你这次下手太狠了,我根本不敢把原来的

图片直接发上来。你看,帖子里我就放了两张背面照片,其他大多数都是正面照,

有些露背露屁股的,我也尽量模糊处理了。你有没有带你老师看医生?」

李先生:「去了,去我一个很熟的私人医院看的,医生我很熟,治疗皮肤外

科是一把好手。」

浪子郭嘉:「我说,你怎么会这么暴躁呢?就算她不情愿的送上门了,慢慢

调情就是了,何必一直虐待人家呢?」

李先生:「哎,我真的是压不下去心头的火。让她换个情趣内衣都不配合,

还趁机给我提各种条件。我只能强迫她听话了,女人不听话,打就是了。反正我

只是要得到她的身子而已啊。」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草草结束了和李光华的对话。

也许人的黑暗远超想象,我认识李先生的时间也不短了。他是一个无法无天,

胆大妄为的富二代,好色是好色了点,但他绝不是什么暴力狂。

但是在今天,我仿佛重新认识了这个人一样。

令妈妈屈服的,不是什么催情药水,也不是性欲。而是源自于肉体上遭受的

虐待的恐惧和无助。

真相并不美好。妈妈的确抗拒李光华对她的挑逗,尽管她送上门来的时候已

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在她洗澡沐浴的时候,李光华将妈妈按在水里无法呼吸,在妈妈拒绝穿着下

流服饰时气急败坏的拳打脚踢。

是妈妈伤痕累累的背脊,是妈妈差点窒息的修长脖颈上勒红的绳印。

强势的施暴方运用暴力,通过摧残人身体的方式摧毁了妈妈抵抗的意志。

在这种近乎强奸的性交方式下,带给妈妈的没有快乐和享受,只有痛苦和阴

影。

我不忍心将妈妈凄惨的模样发到网上,只能挑选几张正面的,看不出异常的

照片。再用诱导性的文字牵引观众的思路。

人们只能通过男人的背影,看到女人跪在他的胯下吞吐着肉棒,却看不见女

人脸上斑驳的泪痕和她满是伤痕的肉体。

强行插入的肉棒贯穿了妈妈的身体,我不知道,她到底是呻吟还是惨叫,那

疯狂的撞击带给她更多的是欢愉还是屈辱。

日暮黄昏,房门从外面推开,满脸憔悴的妈妈回到了家中。暗红色的流苏围

巾严严实实的遮住她天鹅般的脖颈,长风衣紧紧收束着腰身,仿佛拢在一起的衣

物能稍微带给她一丝安全感。

我眼尖的看见那不透肉的厚丝袜的脚背处,沾染着星星点点白色块状污渍,

泛着皱折的袜筒也表明了她的主人在穿戴她的时候是如何的惊慌失措。

看到我站在门口的身影,妈妈下意识的哆嗦了一下,就像一个偷吃糖果的小

女孩被抓了个现行一样。

「小涛…你在家啊…买的什么衣服,快穿上让妈妈看看。」

妈妈有意将话题引导在我的身上。

然而我今天一直在处理帖子的问题,哪有时间出去呢?况且那本身就是个挽

留妈妈的借口。

本想问候一下妈妈的身体,但是我还是忍住了冲动。摇摇头,我转身走回房

间。

悉悉索索的脱鞋声在我身后响起。

夜色渐浓,我走出卧室,卫生间的灯光从门缝里钻出来,我站在门外侧耳倾

听。

淅沥沥的水声下,掩藏不住妈妈嘶哈的吸冷气声和压抑的呜咽声。

我呆呆的站在门外,一种心爱玩具遭人不珍惜对待的心痛感撕咬着我的精神。

走到玄关,妈妈今天穿的米色一字扣高跟鞋不见踪迹,我打开鞋柜,抓出了

藏在角落里的这双鞋。

抓住鞋身,我借着灯光清晰的看到鞋尖厚厚的一层精斑,心里扭曲的李光华

肯定又强迫妈妈踩着他的精液回家了。

这双鞋只值一百出头,但妈妈却不舍得扔,因为这是一个她很喜欢的女学生

送给她的礼物。想来也是因为如此,这双鞋才没有丢进垃圾桶吧。

我叹了口气,将鞋放回原位。转身打开房门,我到餐馆打包两个菜,一小盆

粥提回家。

乌漆墨黑的房间没有开灯,我将厨房的开关打开,将晚饭装盘。

妈妈的卧室门虚掩着,我悄悄推开门。妈妈趴在床上摆弄着手机,经典的微

信聊天界面不知道妈妈在和谁聊天。

听到我的脚步声,妈妈快速锁屏,屏幕朝下将手机扣在枕头边。

「饿了吗?小涛,妈妈这就做饭。」

她有些吃力的撑起身子。身上散发着浓郁的药味。

「妈妈,你怎么一身中药味啊?」

妈妈面色不变:「妈妈也是四十岁的人了,可能提前进入更年期,找医生抓

副药吃吃。」

毛茸茸的白色睡衣里,高领肉色内衣若隐若现,我不想摘掉妈妈虚伪的面具,

我挽住妈妈的手臂。

「不用了,我刚才出去买好晚饭了,妈妈快来跟我一起吃饭吧。」

妈妈一边喝着粥,一边询问着我今天的经历。

我又不能道出实情,只能说自己一直在家,看书做作业玩游戏。

妈妈又老生常谈的同我讲起了学习的重要性。

无明业火在我心头爆发,这张被人射满精液的嘴巴里吐出的每一个字符我都

难以忍受。

啪嗒一声,我将筷子掷在桌子上,一言不发的离开餐桌。

十六岁的少年又有多少承受压力的能力呢?我趴在桌子上,将头埋在手臂里。

沉重的负罪感,禁忌的扭曲快感,小心翼翼保守秘密的患得患失。

可是,我的悲喜又有谁真心了解过?

我迷迷糊糊的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朦胧之间,我感受到一个柔软的身体将我

扶到床上,替我脱掉鞋子,盖好被子。

「妈妈,别走,不要离开我…」

我梦呓着。

周末很快的过去了,刚一出门,玉树银装的冬景仿佛洗干净了天地之间的所

有污秽。

妈妈和我穿着亲子装,白色的大衣,一样纯洁的白色围巾。她穿着打底裤雪

地靴的身影是那么美,仿佛这场雪都是为了衬托她身姿的背景。

四点半的冬日尚有着最后一丝余温,同学们望着窗外的渴望目光不言而喻。

妈妈坐在讲台上,她拍拍手:「难得今天下这么大的雪,看同学们也无心学

习了,既然如此,老师就放你们一节课的假,去操场打雪仗吧!」

教室陷入一片寂静,随即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欢呼声。

「小声点,小声点,不要影响到其他班同学上自习。同学们带好手套和围巾,

注意保暖,注意安全。」

妈妈在前面带着队伍走出教室。我并不想出去,但是同桌抓着我的袖口。

「江涛,别傻坐着了,机会难得,一起去玩雪吧。」

小姑娘青涩的面容并不美好,鼓起勇气发出期待的邀请。她的耳根微红,眼

神有些躲闪。

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感觉有什么拨动了我的心弦。

我反手捏住她温热的小手。又想摸着什么烫手的东西一样。

「好好好,一起去吧,别扯我衣服。」

由于是上课时间,空旷的操场只有我们班的同学在雪地里嬉戏打闹,远方,

几个大胆的同学正团起雪团和妈妈打闹。

妈妈也放下严厉老师的架子,有来有回的冲他们丢雪球。

忽然感觉身上的压力一下全部清零,我扬起嘴角。

嘭的一个雪球精确的击中我的脖子,冰凉的雪粉顺着衣服的缝隙流到我的脖

子里。

「咯咯咯…」女孩银铃般的笑声在我的耳边响起。

她的眼睛满是无辜,双手背在背后仿佛在说「不是我哦。」

我龇牙咧嘴的将脖子里的雪弄出来,狠狠的抓起一捧雪团成拳头大小。

「轮到我反击了,接招吧!」

「啊…江涛大笨蛋,你团的雪球太结实了。好痛好痛的。」

「对不起,对不起,你没…嘶…臭丫头居然阴我,别跑!我要报仇!」

「噗,别追我,别追我。我错了,咯咯咯…」

精疲力尽的少年少女坐在一起。静下来,才觉得湿润的手冷的难以忍受。

她看了我一眼,将一只小巧可爱的棉手套递给我。

「手很冷吧,快戴上吧,可暖和了了。」

她笑眯眯的看着我,却不说她同样冻的红彤彤的小手也伸不直。

我将手伸进手套,同时抓住她的小手一起塞进了手套。手套内部的空间是如

此狭小,只有两个凉凉的掌心抵在一起才能升起抵御严寒的温暖。

她甜甜的笑了,突如其来的抱住我,又在刹那之间分开。

「诶,让王老师看见就不好了,嘿嘿嘿。」

我挠挠头,紧张的扫了一圈操场。然而我并没有发现妈妈的身影。

不详的预感笼罩在我的心头,我来不及解释,将手拽出来,急忙跑开。

「哎,江涛,你干嘛去啊?」

女孩不解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呼喊声越来越远,我快步跑过看台,妈妈去哪

了?是上厕所去了吗?还是有事先回办公室了?

我找遍一切可疑之处,还是没有找到妈妈的身影。

娇小的身影来到我身边。

「江涛…你…怎么突然就…跑了呢。哈,累死我了。」

我动动嘴唇「…那个,你看到我妈妈了吗?」

「啊?就为这个?我刚才看到李光华同学叫走王老师就,也不知道有什么事。

哎,王老师早走了了啊,要不我也不敢抱你啊是不是。」

小姑娘还在巴拉巴拉的说着话,我的大脑却半个字都没记住。

妈妈,又跟李光华走了。

下课铃响起,同学们有说有笑的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返回教室,我跟着人潮回

到教室,心不在焉的和同桌有一句没一句的搭着话。

上课铃响起,妈妈面色潮红的走进教室,走路的姿势有些僵硬,仿佛她夹着

什么东西一样。

李光华笑吟吟的跟着妈妈走进教室。路过我座位旁边的时候,还得意的同我

打了个招呼。

我面无表情,无悲无喜。同桌戳戳我的手臂。

「喂,你怎么看起来有点不高兴?怎么了?」

我摇摇头,没接话。

妈妈坐在讲台上平摊书本,我偷偷的瞄着妈妈,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她的一举

一动。

半节课过去了,什么都没有发生。妈妈埋头写写画画,应该是在认真备课。

偶尔调整一下坐姿也看不出来什么异常。

然而,我刚低下头没多久。就听见前方「啪嗒」一声,抬头一看,妈妈手中

的钢笔从指间掉落,她就像石化了一样红唇圆张。

大概过了又十来秒,她佝偻身子,缩在讲台后面。我心急如焚,准是李光华

又做了什么手脚。

妈妈站起身,动作有些不自然的走了下来,她从我的身边经过,我的视线跟

随妈妈婀娜的身姿。她怎么突然下来了,她是要干嘛?

妈妈走到最后一排,李光华的座位边停下脚步,她附身下去似乎再给李光华

讲题。

但是李光华并不是那种会主动问问题的人,上面看不到异常我就从下面看。

装作系鞋带的样子,从人腿丛林里望去,多了一只不该出现的玉手,和那玉

手握着的粗大肉棒。

岂有此理,真是欺人太甚!我简直想拍案而起,用凳子砸烂李光华的狗头。

这他妈是教室,现在这个班里有五十多号人在这个密闭的空间里埋头学习,

只要有一个人,捡个东西,下意识的往后墙角看一看,妈妈就身败名裂,再无立

足之地了。

我想了想,拍拍同桌:「嘿,帮我叫来王老师,问问练习册第五十七页的第

三道多选题。」

「哇,你都做这么多了,怪不得经常能考前三名呢,我要像你学习。」

「打住打住。」我有些不耐烦。「你先把老师叫过来好吧。」

「老师!」同桌清脆的呼声如同一块小石头投进平静的湖面。许多人都转过

来头盯着她看。

妈妈趁势站起来,丢下李光华的肉棒,她把手插进口袋里,几秒钟后又拿出

来。

「怎么了?叫老师有什么事?」

同桌指着习题,向妈妈请教。妈妈拢了拢发丝,低着身子讲解了起来。

显然,李光华这个家伙没有放过妈妈的意思。他走到妈妈身边。

「王老师,我肚子不舒服,能不能去个厕所?」

妈妈没有抬头:「嗯,去吧。」

李光华笑了笑,转身走出教室,妈妈也讲完题,正要回讲台。

「啊………」

扑通一声,妈妈坐到在地。班里的同学听到妈妈的惊呼声纷纷转过来头。

我连忙站起身来走到妈妈旁边。

「妈,怎么了?」

妈妈的呼吸有些急促:没,没事…嗯…我身体有些不舒服…刚才…嗯…懵了

一下。」

我隐约听到,机器振动的蜂鸣声。抓着妈妈手臂的大手下意识的用力。

班长走过来,关切的问妈妈:「老师,不行您回办公室休息一下吧,我们上

自习。」

妈妈支支吾吾:「嗯,那好吧…上自习,上自习。」

我把妈妈扶起来,掺着她的身子。妈妈有些无力的靠在我身上,她双腿紧紧

的夹在一起,走路时有些内八字的感觉。

走到楼梯口,妈妈突然对我说:「小涛,你回去上课吧…妈妈去上个厕所

…」

我点点头,妈妈立刻跌跌撞撞的跑下楼去。

我走了没几步,立刻又转回来,跟着妈妈悄悄地走下楼梯。

妈妈在公厕门口张望了一下,没有走进去,反而是钻进了厕所后面的更衣室。

我咽口口水,悄无声息的跟了进去更衣室并不大,门口一个大屏风挡住视线,

再往里则是一排排整齐的方格小柜子。更衣室的中间放着一条长椅,这是唯一可

以坐下的地方。

刚一踏入大门,我就听到了妈妈带着哭腔的哀求:「啊…你把那个拿出来吧

…我…好难受…呜…受不了了。」

李光华轻佻的声音响起:「谁让老师你这么不听话呢?别人一叫你就如释重

负的逃走,是不是把我的话当做耳旁风了?」

「呜…没有…没有…李光华…你…快停下,我真的…受不了了…啊…要出来

了…呜呜呜…出来了。」

「噢……」

妈妈呜咽的哭泣声响起,李光华毫无怜悯。

「王老师,你怎么不配合,我当然要好好惩罚惩罚你了,一个跳蛋就能让你

高潮,你真是没用呢。」

「呜,老师错了,老师不敢了…拿出来吧。」

「哈,还记得我给你的选择吗?要么舔我鸡巴,要么夹着跳蛋,既然你不想

玩跳蛋了,该怎么做你懂吧?」

「………」

「啊,别用牙!」

耳光重重的扇在妈妈的脸上。

「呼,再给你一次机会,好好给我含住,要不你就等着被我捅烂你的臭逼吧」

「呜…呜」

我将手机打开,摄像头探出屏风。

屏幕里,李光华大马金刀的坐在长椅上,他正一脸得意的享受着美熟女教师

的唇舌服侍。

妈妈背对着我,但我还是看到,她打底裤的裆部湿漉漉的一片,还有水珠渗

出,性感的翘臀时不时的抽搐。

「我说王老师,你这个别扭的表情,真让人扫兴,如果不乐意,你可以不吃

啊,我又没强迫你,你说是不是啊?」

妈妈忍气吞声的低头喊弄,却不敢发出一丝丝抗议的声音。

李光华骤然拔出带着口水的肉棒,揪住妈妈的耳朵就把她的身子提起来。

「我他妈给你说话呢,你听不到?你是不是聋了?你是不是自愿的!说!」

「嘶,放开我,是我自愿的,求你了,放手!」

「呵,那你还愣着做啥,给劳资含住啊。」

妈妈再一次的屈服了,她跪在李光华的脚下,用她娇艳的唇瓣包容了李光华

丑陋的鸡巴。

也许妈妈没有发现,她对李光华的恐惧和服从,已经越来越深刻了。

我落寞的转身离去,不敢看他黝黑的大肉棒抵在妈妈穿着黑色打底裤的肥臀

上疯狂射击。

我几近疯狂,又不得不按耐下心头磅礴的怒火。

等着瞧吧,鹿死谁手还不好说呢。

攻城三国

凤舞三国

图库宝典图片

皇室战争官方测试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