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型枕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U型枕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影珠之悬挂人影

发布时间:2020-04-21 17:52:13 阅读: 来源:U型枕厂家

阿彪站在我后面,应该看得比较清楚。我催了两次,阿彪才颤声说:“毛绒熊里,好像包着个婴儿。”

这句话一下勾起电影里死婴闹鬼的画面,吓得我不管不顾地胡乱一抓,把那毛绒熊扔到地上。我的恐惧已经变成愤怒,蹲下身去翻那只毛绒熊。

忽然,我的手摸到了一个软软的肉体。

难道真的是……

我咬牙扯出包在毛绒熊里面的东西,乍一看真是一个血肉模糊的婴儿。云姑扭过头去开始干呕,阿奎他们也恶心得不忍再看。

我要过打火机照着瞧了瞧,然后说:“放心吧,不是孩子,像是一只猴子,而且是常用来做医学实验的那种。应该是个恶作剧,别理它,继续走。”

队伍继续前进,我心里却渐渐涌起一种无比怪异的感觉。这一切都太不可以思议了:龙五爷怎么会留下遗嘱让人进自己的坟墓,墓门处奇怪的装饰究竟有什么意义,浸了血的玩具熊里包裹猴子尸体有什么意义?以龙五爷的身份和地位,为什么会选我这样的无名小卒来参加这次行动?还有,那个棺材形状的盒子里面究竟装着什么秘密?

我究竟是有多大胆,居然在这样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就抛下一局没打完的“英雄联盟”跟着下了地!

斜向下走了大概有五分钟,我们所在的位置已经远比寻常坟墓深得多,脚下从松软的土路变成了坚硬平整的砖地,从倾斜的墓道变成了平坦宽敞的一个小平台。

云姑松了口气,说:“我们到了。”说着,她取出一只打火机轻轻按亮。打火机发出的光十分有限,但是这时奇迹发生了:随着打火机里微弱的光亮发出,这个小平台好像聚光灯下的舞台一样明亮起来!

我猝不及防,忙用手挡着刺眼的光亮。

随着眼睛逐渐适应,我看清了自己周围的环境。我们居然是在一个类似山崖的地方,我们所在的平台是山崖上突出的一块岩体,刚才那段斜向下的路是在山体里面。我站在边缘向下一望,地下是无底的深渊。前面十几米的地方是另一道山崖,我们是在这两座山崖的夹缝之中。

这里显然经过了精心的修整,不同角度都有可以反射光线的水晶,所以平台上任何一点微弱的光亮都会经过无数次反射汇聚起来,这种巧夺天工的设计让人不得不由衷敬佩。

云姑关掉了打火机,我抬头向上望去,只见头顶窄窄的一线天上是璀璨的星河。

“龙五爷真会选阴宅啊,葬在这种地精天华的地方!我能不能问一下,龙五爷的棺椁就在这深渊下面吗?这工程量也太大了吧,你们怎么做到的?”

云姑说:“事实上没人知道龙五爷具体葬在墓里的什么地方,因为实施葬礼的人和他一起长眠于此了。”

我说:“殉葬?!你别吓我,现在可不是奴隶时代啊,杀人是犯法的!”

阿彪说:“你懂什么!那些人从生下来就没有到过室外,他们没有社会身份,对于外界来说他们根本没有存在过。他们的人生,如果能称作人生的话,唯一的意义就是按照五爷的安排把他安葬起来,然后永远陪伴他。”

我头皮一阵发麻,这种恐惧远比刚才误以为被死婴缠上还强烈。因为这与所谓的鬼无关,而是无比现实的罪恶,是人对人犯下的罪恶。如此肆无忌惮,深图远虑,而且恐怕永无被揭穿的一天。

忽然,阿奎大喊:“光,快点照亮这里,快!”

云姑按亮打火机,问:“怎么了?”

我四下看看,没发现什么奇怪的事情。

阿奎说:“刚才这里有个人的影子,光线一亮就没有了。”

云姑当即关掉了打火机,说:“仔细找找。”

其实不需要找,随着耀眼的光芒退去,一个摇晃的人影出现在我们身后的崖壁上面。那是一个上吊的人,绳索挂在他的脖子上,整个人随着绳索像腊肉一样旋转着。

从影子的位置看,他应该被挂在距离我们不远的地方。可是当我们照亮四周,周围根本没有什么上吊的人。这样在光亮和黑暗中试了几次,我们开始猜测这可能是个妖术。而我们也终于看清那人影并不是上吊,而是被钩子挂起来的。从体型看,还有一点像阿彪。

阿彪忽然弱弱地说:“我们会不会也是用来给龙五爷殉葬的呢?”

易轶

北京离婚律师

北京离婚咨询

易轶

相关阅读